笔趣库 > 山村往事 > 第46章:水电构想

第46章:水电构想

他们从谠山回来,在卢支书的提议下。一行人还去考察了挨近公路边的沙冲瀑布,离村委两公里。
  
  沙冲瀑布前方,正是林欣潼的老家——沙冲村。那里有几十户人家,全村姓林。
  
  陈斌根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数据,这个沙瀑布最适合发展水电站。
  
  那么,一个集发电、灌溉、渔业的综合性的水利工程诞生,必将造福一方,那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前期,只要将上面几十户人搬迁出去,在沙冲瀑布上方修筑一个大型的水坝,那么里就形成一个大型水库,延绵数公里。
  
  陈斌在考察中,他发现,不管是集雨面积、还是河流水量都很大,这个项目一旦建成,它的装机容量,整个七星镇所有电站加起来,都比不上他的了。
  
  他们继续往上游走去,在山的另一面,还有一条交大的河流,一山之隔。
  
  卢支书介绍说:“这河流并没有途径村庄,在十公里外汇集一起的,我们只要在对面建个坝,在这山打通一个涵洞,把那边水引过来,那么这边再装多几台发电机组,都不成问题。
  
  陈斌越听越满意,可王杰和卢支书他们,都分分摇头,这根本不切实际,搞这么大的项目,钱从哪里来?
  
  其他人更加觉得陈斌有点异想天开了,这么大手笔的投资,这么难搞的水利工程,你这个驻村第一书记能搞成?不可能!
  
  他们纷纷议论着,陈斌并没说太多话,他心想,这次考察完,要尽快回端城一趟。
  
  林欣潼虽然知道他是个富二代,但要搞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实话,她也不太相信!
  
  他们考察完,就各自散去。
  
  林欣潼二伯回到村里,跟左麟右李谈起这事。都不敢相信,这事能成?有点异想天开!甚至觉得这只是个笑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林富贵听到这消息,他感觉这事是真的,要是真的话,他家就要大发了!
  
  因为沙冲瀑布旁,在原大集体时,有个水力展米机和一个微型小电站。一直由林富贵打理。
  
  这个展米机和小电站,一直为沙冲村供电和方便群众辗米用的,属于集体。
  
  后来集体改制,分田到户,这个米机电站就继续由林富贵管,久而久之,就成了他家的了。
  
  在那个年代,展米一担1元,电费一年5元。
  
  林富贵得知这个消息后,急匆匆回到家里,跟林福和林子军商量,一定要在这次搞电站中,大挣一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陈斌回到卢支书家,关上门,连夜写报告,将这个产业发展规划方案弄出来。
  
  第二天一早,他开着摩托车到镇里,把报告给了周权书记看。
  
  周书记越看越皱眉头,过了很久,他摘下老花眼镜,轻轻把报告放在桌上。
  
  他问陈斌:“方案可行,构想巧妙,规划宏达,也切实可行……关键问题来了,钱哪来?”
  
  周书记微笑地看着陈斌,好像在问,你有这个钱搞这么大的项目工程吗?
  
  “周书记,之前我确实有点消极颓废,感觉这山旮旯,毫无希望,也觉得没有盼头,但经历过几次考察和分析,山村也有山村的优势,山村也有山村可开发的资源。尽管你目前还不相信我的能力,但我愿意试一试!希望得到您的支持!”陈斌诚恳地说。
  
  “只要你办成这事,我代表全长安镇人民感谢您。我们国家建设,少不了你的贡献,一定会有属于你的功勋。”周权书记也诚恳回答道。
  
  “到时候项目开工,我跟你要人,你周书记得全力配合哦!还有,我要跟你请假一段时间!至于多少天,不好说!”陈斌笑着说。
  
  “这?我最多给你一个月!你这一个月,可别借机偷懒,要不然,我也很难办!”周权书记脸露难色说道。
  
  “一个月,一个月不回来,到时候你再通报批评!我愿意承担相关的责任!”陈斌自信满满地说。
  
  “要是你这事办成,别说要人,你要我都行,我都愿意配合你做好工作。”周权书记拍拍胸脯说。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周权书记目送走陈斌,他在办公室里,静静思考着。
  
  要是陈斌这事办成了,这可是广信县目前经济发展的最大项目。虽然难度很大,也真心希望这个项目能落到实处。
  
  “希望不是个白日梦!”周权书记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陈斌从办公室出来,他找林欣潼说请假一个月,村里的事务,她多担待,帮帮忙处理一下。
  
  林欣潼送走了陈斌,叫家里的爷爷奶奶先烧饭,她到镇上去买菜。
  
  此时,镇上的中小学已经放学,路上全都是学生。
  
  她只好到镇广场那边走走,等密集的学生散去,她再过去。
  
  在广场旁,一堆人扎堆在一起,甚是热闹,还有很多学生也陆续围了过去。
  
  好奇心的驱使下,林欣潼走了过去,一位跟她年龄相仿的帅气小伙,摆着油画架,完全无视旁人地画着眼前的谠山山脉。
  
  “既然各位乡亲那么喜欢看我画画,大家不介意我说两句吧?”那位帅气的小伙征求问。
  
  “没关系,我们都没见过这种画,这山旮旯里面,我们看到的都是些年画、招财童子、观音送子之类的印刷品,偶尔看一些国画之类的……”人群中有人说。
  
  “我不太喜欢画现实主义作品,我更喜欢后印象主义画派的作品,我上学的时候,临摹最多的赛尚、高更、梵高等等作品……”
  
  那小伙很认真地跟旁边的人介绍着,林欣潼则“噗嗤”暗笑起来,这家伙,你这不是在“对牛弹琴”吗?
  
  人群中,有人说:
  
  “你看,他画得一点都不像……”。
  
  “都不知画什么?那边乱点,这点点,那边也点点……胡来!”
  
  “这也算画?真不信……他还是学校老师……”
  
  也有学生解围说:“我在美术课本上,看到过这画法,没什么呀!”
  
  “对,对,我的美术课本生也有……”
  
  那帅气的小伙子,被他们说得无话可说,幸好,还是有几个学生给他些许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