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山村往事 > 第45章:考察谠山

第45章:考察谠山

周末,陈斌和林欣潼他们到了趟七星镇。
  
  林欣潼和林骏杰到林场,在当地的林工指引下,还看了下她们父亲住的地方。
  
  她们两还带上一扎香,在他们父亲冲走的地方,进行了短暂的拜祭。
  
  他们拜访了林场、各养殖场、水电站、林下经济等,走访了比较多地方,行程紧凑,他们很晚才回到长安。
  
  经过这次探访,陈斌对山村经济有初步的了解,他对民成村的发展思路有了大致的轮廓。
  
  回到镇里,陈斌说:“下周,你们镇里驻村的领导到村委和我们一起进谠山考察,到时电话通知。”
  
  林欣潼点了点头,表示支持,陈斌马不停蹄赶回民成村。
  
  回到村委,陈斌马上拿开地图,详细端详。还时不时问卢支书,民成村一带的水文气候、地理地貌、山林分布等特征。
  
  陈斌掌握好所有资料后,在一个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早晨,卢支书带上一大袋子裹蒸粽,以做午饭用。他们一行七人,骑上摩托车进入了谠山。
  
  这是一条盘山绕行的拖拉机路,这路是拖拉机手上山运木头用的,林欣潼二伯搭着王杰主任、卢支书搭着同事、陈斌则搭着林欣潼、另外一个支委自己开摩托车……
  
  谠山向来峻,陡著称。清《开建县志》记载:“忠谠山,周80里,层峦耸翠,岚气萦环,顶有白鹭池,广圆十里,四时不竭,古人居此,多谠直之言,故名。旁有龙门山,崖石为门,下有石鲤跳跃之状,游人多有留题。
  
  开摩托车上山,确实是个技术活,稍有差池,便是万丈深渊。
  
  谠山的海拔1175米,水资源却十分丰富,落差特别大,他们一行,走走停停,察看着山林砍伐情况,又看看说资源分布和看山谷中的集雨面积等。
  
  越往上开,走的道路越陡峭,山河的水位落差就更大,卢支书说:“这水资源特丰富,就是交通太不方便了。想进来开发水电,估计难度都挺大。”
  
  “你看了那边的花岗岩,还有处的石灰岩,矿产资源还是很丰富的……”王杰主任说道。
  
  “确实,可这些对我这个村来说,还是挺遥远的事情。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把镇里到村那条路铺上水泥,这才是更贴近生活,我们老百姓出行才方便,这才是群众看得见的实惠。”卢支书笑着给大家分烟,大伙在路旁稍作休息。
  
  王杰走到路旁,看着山涧,说:“这落差太牛了,起码能搞出个一、二、三级水电站来。”
  
  “用不着爬这么高的山上搞水电吧?我村口那边,还有个落差比较大的瀑布,又近大路,哪个都没搞,就想跑到这大山里来?”卢支书呵呵笑道。
  
  “那边不容易搞吧?还挺近村的,这个才是最关键!”王杰问。
  
  “那个搞的话,要搬迁几十户,淹没农田一大片,就看你们本事了!”卢支书接着说。
  
  那时候,国家还没划分18亿亩耕地面积红线。
  
  休息过后,他们继续开着摩托车往上走,林欣潼根本就不敢看身后,那白云在自己脚下飘来飘去,那感觉,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但又是那么的危险。
  
  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开到拖拉机路的尽头,摩托车只能停在一旁了。
  
  卢支书走到林欣潼旁边说:“林欣潼,你爸和你妈妈在这山上,给你留下了十个妹弟妹!厉害吧?”
  
  林欣潼听卢支书这样说,一脸的尴尬,满脸难色。
  
  “跟你说笑的,其实还是挺佩服你爸妈,那时这条拖拉机路还没开,你爸妈能在这山上生活,实属不易。”卢支书感叹说。
  
  “林欣潼小的时候,到过这山上吗?”王杰接着问。
  
  “没有,那时候根本就不理解我爸妈,他们又重男轻女,我连他们的印象都不是很深刻,毕竟长期不在身边……”林欣潼苦笑下。
  
  一旁的陈斌静静地听着,当他听到林欣潼爸妈住在这山上,生了十个弟妹时,他也不得不佩服。
  
  林欣潼二伯,接过卢支书摩托车上的粽子,扛在背上,继续往上走。
  
  他们穿过密林,路过一条小溪旁,那里有一间破烂不堪的山间茅屋。
  
  “原来在这,原来在这……”卢支书惊呼起来说:“林欣潼,这就是你爸妈住了十几年的地方,你看,那边还有很多小孩子的烂衣服,这边有很多尿布……”。
  
  林欣潼急忙走到跟前,心里却像个五味瓶,她看到年轻时父母,为了林家的香火,生了那么多小孩,连福都没得享,父亲就走了。妈和弟弟林明,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
  
  “太震撼了!”陈斌发话感叹道。
  
  同行那些人,无不感到震撼,都挺佩服林贵生的执着。
  
  他们继续往前走,约半个小时,他们来到了谠山的“白鹭池”。
  
  1969年到70年,谠山脚下的村民将这个“白鹭池”,修筑成水库,用于农用灌溉。
  
  “白鹭池”在山顶之巅,远看就像绿宝石镶嵌在谠山上……
  
  中午时分,林欣潼他们在“白鹭池”旁,找个最佳的观景位置,席地而坐,吃着粽子,喝着天池里的山泉水,好不快哉!
  
  用餐过后,王杰、卢支书和二伯进山林采摘些谠山高山茶,其他人环绕“白鹭池”,欣赏着眼前的湖光山色。
  
  林欣潼和陈斌则往水库尾那边走去。不远处,居然有一排平房,平房前,田园鸡舍、犬鸣鸟叫,炊烟袅袅……这更加引起了陈斌和林欣潼的好奇。
  
  他们走了过去,只见一个约五十岁的老头,在门前切肉做饭,林欣潼好奇问:“大叔,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小姑娘,你和这位小伙子上山谈恋爱呀?”大叔打趣笑问。
  
  “没有,就过来玩一下,你怎么住这里的?”林欣潼继续问道。
  
  “我?是守水库的,是镇里安排在山上看好这个水库,我都住了几十年了!”大叔笑着起锅烧油。
  
  “就你一个人守水库?”陈斌好奇问,他也被眼前大叔震撼住了。
  
  “三个人,轮流值班,另外两个休息。以前还有位邻居,在旁边住了几十年,后来搬走了!”老人笑了笑说。
  
  “那你邻居是谁?”林欣潼问道。
  
  “他叫林贵生,躲计生的……”
  
  这不是林欣潼她爸嘛!
  
  林欣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