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山村往事 > 第37章:山林纠纷

第37章:山林纠纷

校运会前一天,林骏杰奶奶回了乡下。
  
  听林辉站长说,隔壁林富贵家要卖自己的的自留山,得了六七万。你家最好有人回去看看,有没有砍过界的。
  
  六七万在当时,可算得上是巨款。那个时候,建个100平的房子才一万五不到!
  
  而且他家的山界跟自己家的又分得不是很清,一直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每次林富贵砍伐,都很过分地占过界。当年贵生在的时候,林富贵没少惹麻烦,弄得两家老死不相往来!
  
  若说两家有来往,那肯定是两家的山林有纠纷。
  
  林富贵70多岁,他有五个儿子,五个儿子又生了不少儿子,一大家子,几十号人,到现在还没有分家。
  
  林富贵大儿子林福和二儿子生的林子军都在家务农,其他大多数人都出去务工。
  
  林富贵仗着自家人多,平时在村里都挺横的,根本不把谁放在眼里。他经常吹嘘,谁跟我家过不去,我就叫个儿回来,将谁弄死,我家人丁兴旺,我看谁怕谁!
  
  他的狠话当然吓得那些人丁单薄的家庭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忍声吞气。
  
  在家务农的林福和林子军在农闲时,不是上山抓野味,就是下河摸鱼。一闲下来,就到野外烟熏竹鼠,寻黄蜂,摘野菌!
  
  林骏杰奶奶刚回到家门,东西还没放下,就被林富贵找上门来,对她破口大骂。
  
  “冯桂连(林骏杰奶奶名字),你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山,我现在把山都卖了,即使你回来看,你也于事无补!别整出什么花样来,反正你家也不咋地!”林贵生拉高嗓门,恨不得全村人都知道。
  
  “你?你居然敢乱卖别人家的财产,你还无法无天了?老娘今天就算死,也要跟你拼了!”桂连到门角拿起扁担,正想打出去……
  
  林富贵更嚣张,边躲边说:“你家贵生死了,留下那么多野种。家不像家,人不像人,你也趁早入土算了,别留在这世上丢人现眼!”
  
  林富贵的话越骂越难听,他觉得只要把林骏杰家人往死里骂,往狠处骂,他们也没什么人做帮手,奈何不了他。
  
  林骏杰奶奶被骂得上气接不接下气。“丢卡咩,真丢卡咩……”
  
  林富贵见她这个怂样,继续骂了一个小时,才满足地回家去。
  
  大概不到十分钟,林福来到找林骏杰奶奶,又是一顿痛骂,骂得连邻居周奶奶都看不下去了。
  
  “你山也卖了,钱也拿了!连一个老人都不放过?实在太过分了。”
  
  这时,周奶奶丈夫林海南也走了出来说:“吵什么吵?这么吵干什么?都是左麟右李的,至于这样吗?”
  
  林骏杰奶奶被气得差点晕过去!
  
  林福见大事不妙,然后偷偷开溜了。
  
  那天,先从林富贵来骂,然后林福,再到林福老婆,林子军老婆等等一大家子车轮战一样过来骂。
  
  最终的意思还是那句,你们家,人丁少,这山林,我明吃了,反正你人少,你也管不着。
  
  林骏杰奶奶被骂得,想死的心都有了。那晚,饭都不想做,她到农具杂物间,拿起那瓶“百草枯”,喝了!一死了之,死了算了!
  
  她恨自己这辈子不争气,那死鬼贵生,为什么就这样撒手人寰?生下11个化骨龙,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弄得家不像家,连那媳妇小兰,也跟野男人走了……
  
  林骏杰奶奶,嚎嚎大哭着,拿着“百草枯”的手,在颤抖着。
  
  周奶奶怕会有什么事?她对冯桂连不放心,于是约上丈夫林海南到林骏杰家看看。
  
  他们大老远就听到哭声,于是加快脚步走近林骏杰家。
  
  还没进门,屋旁的杂物房里,林骏杰奶奶,正慢慢举起“百草枯”,正要喝下去……
  
  “不好……”林海南急忙冲进去,一把夺下她手中的“百草枯”。
  
  “还好,还没喝!林海南一把将瓶子扔出了门。
  
  “我在这里看着她,你赶紧到村里找村长,让他赶紧过来。”林海南吩咐妻子去找人,自己则一步不敢离开林骏杰奶奶,生怕出人命。
  
  林海南把她扶到床边,然后拿过水,扶稳,给她喂开水。
  
  “这天杀的林富贵,还真不是东西!这么狠毒的话都骂得出来!”林海南骂道。
  
  不一会功夫,全村的人都赶了过来,有人去叫村医,又有人去叫卢支书。
  
  当然,林富贵家人恨不得她死,还暗中偷着乐。
  
  说来不巧,就在那天夜里。谠山脚下,西北角,那里亮起了熊熊大大火……
  
  卢支书向来人传话,先让村医过去看看林骏杰奶奶情况,我叫陈斌书记连夜将她送去镇卫生院。
  
  卢支书急忙整理衣服,跑回村委向镇应急办打电话,说民成村山着火了。
  
  村民们连夜都在尽力扑火!或许运气好,下半夜的时候,刮了一场雨。
  
  这场山火起的那么突然,让全村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既不是清明时分,又不是秋高气爽季节,这火怎么起的那么奇怪呢?
  
  村民们直到看到雨把山火都浇灭了,才转身赶回家。
  
  “谁烧山,谁坐牢!”只要出现这样的特大山火,一般判刑都比较严!
  
  应急办的工作人员来到村里的时候,火已经灭了!这倒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应急办的人连夜要求支书,必须查出放火的人是谁,一定要将他绳之于法。
  
  卢支书只能“嗯!嗯!”点头,回到家里,已经天亮了!一切等睡一觉醒来再说。
  
  陈斌那边,由林海南扶着,开着摩托车搭着他们送到镇上,送进住院部,也到了半夜四点多。
  
  民成村的村干部和村民们连夜未睡,都恨不得把这个“害人精”揪出来,抽他筋,剥他皮……
  
  镇卫生院医生对林骏杰奶奶做了个详细的身体检查,万幸,她没有喝到那个“百草枯”,只是伤心过度,悲伤让她一时神志不清。
  
  天还没亮,林海南和陈斌在一旁陪着。镇上的林骏杰爷爷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