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唐:开局成了公主驸马 >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忽悠瘸了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忽悠瘸了

锚鱼,是被所有钓鱼爱好者不齿的行径,也是犯法的行为,大家不要学哈,一点技术含量没有,还容易挨揍。
  
  大概意思就是,利用极硬竿,线、坠、钩组成装备,然后抛到比较聚鱼的水域,拉紧线,一划一收之间,加大渔获的概率。
  
  锚鱼大概就像抛海竿一样,但是一般都会尽可能的抛远一些,然后开始收线,没到线拉直的时候就用力将锚杆往后使劲一划。
  
  这样鱼钩在水下快速穿梭才能在碰到鱼的时候瞬间刺入鱼的体内。
  
  一旦有鱼中钩,一般都是比较大的鱼,这时候就根据鱼的大小来判断是直接拉上来还是遛鱼了。
  
  遛鱼的原则是始终要保持鱼线的受力,这样才能防止鱼的突然发力和脱钩,消耗鱼的体力,一般情况下鲢鱼和胖头就算十多斤的只要三五分钟也能遛翻。
  
  锚鱼是不用钓饵,而只是把锚钩栓到零点八至一点二毫米的大线上,用力把锚钩甩到水域最远方,当锚钩落入水底时,再用力拉动海竿,拉动的距离在一、二米左右,要连续动作,也要视海竿的长度而定。
  
  “鱼钩大概有三种,蝴蝶钩、锚钩、大号钓钩,我研究过金沙江的水流速度,用的是蝴蝶钩……”
  
  狄仁杰开始给格尔丹详细的讲解,格尔丹就这么认真的听着,可是当格尔丹学着狄仁杰的模样,连续甩了十次,都没锚到鱼。
  
  可狄仁杰随随便便的就能把鱼给锚上来,格尔丹有点相信族内的传闻了。
  
  此时,看狄仁杰的目光,也变得无比崇拜、尊敬起来。
  
  心间一动,格尔丹突然问道,“小胖咂,我想和你结拜,你同意吗?”
  
  “结拜?为何?”狄仁杰有些不懂。
  
  “不为啥,就是想结拜。”
  
  格尔丹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可不是格尔家族的长子,只是手里有八千壮丁,族里人尊敬他罢了。
  
  如果格尔丹手里没有这八千壮丁,族里人等打压死他,不会让他像现在这么快活。
  
  格尔丹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他不想一直久居人下,更不想一辈子受制于人。他的目标很大,那就是做一城的城主:喝最烈的酒,卧最软的床,睡最爱的姑娘,做最野的狼!
  
  做了城主一城都是他说的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也没想过什么扩大规模,多占几个城池,想的就是自保,只要一城不丢,管你谁做赞普,我都不反对,但我也谁都不支持,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如果,族内的祭祀,确定了狄仁杰就是天选之人,那么,格尔丹结拜之后,那身份地位可就水涨船高了。
  
  “结拜的事情晚点说,我得请示下朝廷,毕竟咱们现在仅仅是友好邻邦,还没到给对方挡刀子的地步。”
  
  “我能给你挡刀子!”说话间,格尔丹抽出自己的匕首,用力划了一下掌心,鲜血滴到了地面上,然后单膝跪地,面相朝天,“长生天在上,我用我的血起誓,以后小胖咂就是我要保护的人,我会用我的身体,随时随地为他挡刀子,如有违誓言,就让我一头跌进金沙江里喂王八!”
  
  “……”狄仁杰是做梦也没想到,格尔丹会对着长生天发誓,更没想到格尔丹的转变会这么看。
  
  尴尬的看着格尔丹,有看看李元芳,“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抿抿嘴,“大人怎么看,元芳就怎么看!”
  
  “那行吧,我和你结拜!”
  
  于是,两个人就在地面上写下两行字,一行是长生天,一行是真武佑民天君。
  
  随即,在没有鸡和黄纸的情况下,斩了鱼头,烧了枯草,用干树枝点燃了做成三炷香,说了结拜的誓言之后,礼成!
  
  “好弟弟,通商开阜的事情,我一定会促成。”
  
  “好哥哥,那律贲城和塘孙城之间的路,我一定也修好!”
  
  “好兄弟!”
  
  “好大哥!”
  
  两个人的手,紧紧攥在一起,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狄仁杰就和格尔丹结拜了。
  
  砰砰砰!
  
  三声枪响,为了应景,李元芳朝天放了三枪。
  
  呼啦!
  
  一群吐蕃武士冲了过来,一群唐军也冲了过来。
  
  格尔丹和狄仁杰相互对望,一切尽在不言中:卧槽,你小子不讲武德,居然还在暗处埋伏了刀斧手?
  
  “那啥,护卫,护卫!”狄仁杰脸一红。
  
  “是是是,我那也是护卫,都是护卫!”格尔丹也学着狄仁杰的模样说道。
  
  然后两个人的脸同时一沉,“我们已经义结金兰,咱们会对兄弟下手?都散了都散了!”
  
  然后,各自让一名火头军出来,准备饭食。
  
  相对而言,大唐的火头军更胜一筹,搞了无烟灶不说,做红烧肉的时候,还不紧不慢的抄了糖色,不一会儿的功夫,四个大盆装着满满的饭菜端了上来。
  
  吐蕃这边就很简单了,清煮耗牛肉、奶茶、青稞酒。
  
  “兄弟,你们行军打仗也这么讲究吗?”
  
  “对呀,不吃饱了哪有力气打架?”
  
  狄仁杰笑眯眯的看着格尔丹,“而且,我们大唐的火头军不同,没点本事儿还不能入火头军。这位,全军射击、投掷大比,第一名!”
  
  “卧槽!”
  
  格尔丹当即爆了粗口,“兄弟,通商开阜之后,你帮我培养一队火头军怎么样?”
  
  “没问题啊。”狄仁杰笑眯眯的点头答应:来吧,来吧,随便来,他们能回去算我输!
  
  酒菜入口,格尔丹赞不绝口,“兄弟,你怎么想起来约我钓鱼的?”
  
  “我前些时日,做了一个白日梦。”狄仁杰给格尔丹到了一杯酒,“我梦见天空出现一只狼头,银白色的狼头,他口吐人言,让我来金沙江钓鱼,还说让我约一个有缘人。我就琢磨,谁才是有缘人,琢磨来琢磨去,不就你了?整个匹播城,最英明睿智,最神武不凡的就是兄长了,我就约你了!”
  
  “哎呀,我哪有贤弟说的那么好?”格尔丹挠挠头,“嗯,这么说我就是那位有缘人了,正是因为有缘人,才会和你结拜!”
  
  “贤弟有所不知,银狼是我们格尔家族的图腾。”
  
  随即,格尔丹说了关于家族世代流传的传闻,狄仁杰也彻底懂了,格尔丹为啥要和他结拜了。
  
  “兄长,有没有兴趣,去城内转转?”
  
  “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狄仁杰敬了对方一杯酒,“看过之后,你才会知道,通商开阜是一个多么英明的决定。”
  
  狄仁杰一挥手,一名校尉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兄长,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棉衣,穿着可比你的耗牛皮舒服多了,纯棉的,穿上之后,那小热乎气,挠一下就上来了。”
  
  格尔丹听闻,一点都不外道的脱掉了自己的皮袄,然后换上了棉衣,十分合身,简直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兄长你这头发也不行,我帮你咋整理下头发。”
  
  “好好好。”格尔丹接连点头。
  
  然后,狄仁杰拿出来一把剃刀,给格尔丹刮掉了络腮胡子,重新整理了一下头发,盘好一个发髻。
  
  小镜子递到格尔丹的手里,“照照吧。”
  
  格尔丹看着镜子,里面的是一个黑汉子,长得十分硬朗,衣着也十分合身,整个人都像是大变样,周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族的气息。
  
  旁边的一名侍卫想要提醒:唐装,唐人的发髻……
  
  可看到格尔丹那么兴奋最终还是没敢说出口。
  
  然后,狄仁杰对着格尔丹就是一阵洗脑,让格尔丹觉得:人,就是该穿大唐的衣裳,使用大唐的物品,做大唐的国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