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神级投资林风 > 第1611章 又出一卦!

第1611章 又出一卦!

第1611章又出一卦!
  
  “老赵,你啥情况啊?
  
  !”
  
  林风惊讶道。
  
  “我......第一次在港城买东西,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而且最尴尬的是他们说必须找一个紧急联系人,我在深城最熟的人就只有你了。”
  
  赵志信看起来可怜巴巴,但实际上他的眼神中已经透露出他的小心思。
  
  林风帮赵志信补交了税款,顺便签下了联系人信息,这才把赵志信带出来。
  
  “不是,你到底什么情况啊?
  
  按理来说从港城带东西回来的流程都是常识了。”
  
  林风说道。
  
  “哈哈!实不相瞒,今天搞这么一出其实就是想把林总叫过来而已,我现在已经发现到阿虎最近的动向了。”
  
  赵志信看起来神神秘秘,让林风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当时到底和刘付峰聊了啥?”
  
  林风问道。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龙帮的事?”
  
  “怎么不记得?
  
  差点把我兄弟伍勇给搭进去了,所以我现在再也不让他去外面帮别人忙了,接二连三的事件已经让他的身体满目疮痍。”
  
  林风说道。
  
  “虽然和龙帮没关系,但是也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赵志信说道,“龙帮现在已经倒了,正好有一股一直被他们打压的一个小组织初露笋尖。”
  
  “刘付峰和曹邵庭的意思是,直接把这股势力摆平免除后患,同时调整进出口政策,把所有可能会影响治安的物品做更严厉的检查。”
  
  赵志信在路上一直没说,直到坐进林风座驾之内才将他所知道的真相道出,而阿虎正在做的事情还没人知道。
  
  “行,能知道他在干嘛就行了,我今天还跟他见了一面,在沙涌那边。”
  
  林风说道。
  
  “嗯?
  
  !他不是还隐藏着吗?
  
  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在你面前现身?
  
  !”
  
  赵志信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这不是很正常吗,他只不过是跟老友叙叙旧,都是在公家的团团包围之下才能进行的,不过老曹也很懂,直接给了我们2小时尽情闲聊。”
  
  林风一番话让赵志信很是羡慕,他现在也很想跟老友重逢一次,毕竟将来能否再次相见还是个未知数。
  
  “放心吧,今年阿虎将功补过干了很多事情,某种角度上来说应该能减刑的,而且他本来判的就不严重。”
  
  林风嘴上这么说,自己心里早就开始盘算对阿虎的安排。
  
  阿虎和其他人不一样,若是等到他出狱的时候根本不愁吃穿,甚至连主要设施可能都已经搭得七七八八了。
  
  而这些都还不是林风最在意的,他现在心中突然萌生一个特殊的想法,想直接挑战逆社会的大事。
  
  “赵总,你说全国上下一共有多少刑犯在出狱后需要找到工作?”
  
  林风问道。
  
  “我不清楚,但我感觉应该是不少。”
  
  赵志信心里本身也没什么数。
  
  “咱们算笔账,假设国内所有类似的机构每年需要放出来上百号人,那么这些人出来之后重新走上相同道路的人占比多少?”
  
  林风的询问提醒了赵志信,这个人群在此期间正好是最需要工作并且回归社会的人,无论他以前犯下什么滔天大罪,但现在都只是一个正常人。
  
  “咱们带着这个思路去想一下,咱们不说能赚多少,就光说这件事的意义如何。”
  
  林风想看看赵志信的想法是否跟自己一致,毕竟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不符合常人逻辑的想法。
  
  “假设我现在不考虑行业,只考虑来自全国各地无业的前科人员作为自己的员工,那么这家工厂有什么优势?”
  
  “这还能有优势?
  
  一家由前科人员作为员工主体的公司还行要有人来合作?
  
  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
  
  赵志信的回答跟林风猜测接近,而且基本上都是围绕对前科人员的不信任入手吐槽。
  
  但吐槽到一半时,赵志信思考了一下后问道:“您的意思是,找一个能容纳得了这种群体的公司,接收他们作为低价劳动力?
  
  !”
  
  这个想法看起来有些荒谬,但一想到林风打算让基层员工全部都以前科人员组成的话,必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在里面。
  
  “我现在其实早就已经想到了,你刚刚正常思路去想确实没问题,但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做这件事带来的社会效应以及影响。”
  
  虽然心里确实是有想让华风出名的想法,但林风此时想得更多的是这种社会推动力。
  
  而赵志信作为跟近乎全行业都有挂钩的中介,他是最能洞察到社会进步速度对各行各业所带来的影响。
  
  可能几年前随随便便一个厂子就会招上几百甚至上千人,而现在流水线上机械代替人工的部分越来越大,对比之下会保养和维修的设备的员工占比就变得非常大了。
  
  正是这么一个存在于除了餐饮服务业,几乎所有行业都有的问题,林风才有底气敢直接招来前科人员。
  
  “说实话,虽然出发点很好,但有两个很致命问题需要考虑啊。”
  
  赵志信说道。
  
  “赵总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我们公司向来都是从来不有困难,但凡出现问题就全部攻克掉。”
  
  林风说道。
  
  “哪有这么容易啊,以前那些东西你懂行你会搞点骚操作算是你对行业的把控力不错,但这件事可是涉及到前科人员啊,前科啊!”
  
  赵志信反复强调,他觉得林风是没有吃过这方面人的苦。
  
  作为林风的合作商,林风想做啥他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他作为林风的朋友,还是他最信任的朋友,绝对不能让他在这种事情上吃了亏。
  
  但他从林风轻松愉悦的表情上明显感受到,林风根本就不在乎他所说的问题。
  
  “你从前科人员里好好想想,他们一般在里面的时候是不是都要承受很多层的考核评估,确定还有可能回归社会了,才会送他出去?”
  
  赵志信听了后点点头,随后继续听了林风讲述。
  
  “他们自己肯定也很清楚,出来之后除非有明确标记了收纳他们这类人员的地方,否则肯定不敢轻易投简历,对不对?”
  
  林风提出的两个问题让赵志信梦中惊醒,他突然领悟了林风想哟要表达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