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 第769章:群星璀璨 万字

第769章:群星璀璨 万字

办公室的气氛瞬间低沉了下来。
  
  刻晴大脑一时间竟无法理解凝光话里的意思。
  
  阿灵心中也是突然咯噔一下,暗呼糟糕。
  
  刻晴思索了许久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再一次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抱歉,我刚刚在想别的事情没听到。”
  
  凝光轻轻抚摸自己的小腹道:“我怕影响到腹中的孩子,所以谢谢你的好意。”
  
  刻晴难以置信的看着凝光,她的目光不断地在凝光的脸上和小腹之间徘徊。
  
  她稍微调动了一些精灵的力量,刻晴的双眸染上一些绿意。
  
  在刻晴的视界中,凝光身上骤然发散出浓郁的生命能量。
  
  其中她的小腹处,能量波动尤为明显。
  
  刻晴不敢相信的朝后退了两步。
  
  “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刻晴低声问道,但很快她就自问自答道:“是上次那件事吗?但怎么可能一次就......”
  
  刻晴无法理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凝光只是凡人而已,而那个时候的关枫已经成神。
  
  两人从生命层次上而言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虽然到不了生殖隔离的程度,但怀孕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太深层次的原因我也不知道,最开始我也非常诧异。”凝光嘴角带着一丝看不透意味的微笑。
  
  刻晴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从凝光那一抹微笑中看出了一些嘲笑的意思。
  
  心中的火气瞬间就涌了上来。
  
  我果然和这个女人没有办法好好的共处!
  
  我和他在一起的那4000年可都是在不断的变强好吗!异世界那么危险,要是再带个小家伙可是会拖大家后腿的!
  
  刻晴在心中愤愤的‘狡辩’着。
  
  但面上,刻晴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的表情恢复正常:“这件事关枫知道吗?”
  
  凝光摇头。
  
  果然不知道,刻晴暗道。
  
  以那个家伙的性格,要是知道凝光怀孕了,早就跑回来了,怎么会呆在稻妻教训那雷电将军呢
  
  刻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丽莎她们知道这个事情吗?”
  
  “前段时间甘雨来的时候,我告诉了她,等到她回蒙德之后,丽莎很快就给我打来电话祝贺。”
  
  “是吗。”刻晴轻喃了一声,此刻所有人都猜不透刻晴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刻晴的身后,赫丽和西娅二人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他们可是知晓的,刻晴和凝光二人关系并不是太好,现在凝光又有了冕下的神嗣,刻晴一定很不开心吧。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刻晴会生气的时候,刻晴突然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喜欢的是他吗?”
  
  凝光默不作声,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刻晴。
  
  有些时候,眼睛中透露出来的情感比言语更加的富有力量。
  
  刻晴盯着凝光看了一会突然无奈的摇头:“不管过多久,我都还是不理解你的想法啊。”
  
  刻晴能看出来,凝光是认真的,她并不是因为摩拉那种东西才靠近关枫。
  
  但这也是刻晴想不明白的地方。
  
  照理说,关枫和凝光之间也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啊。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关枫的?
  
  “算了,既然你是认真的,那过两天把云来海里的怪物处理掉,就赶紧把婚礼办了吧。”
  
  刻晴此言一出。
  
  房间中的氛围刷的一下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所有人此刻都诧异的看着刻晴,她们似乎想要辨别刻晴是不是在说反话。
  
  而凝光此刻也失去了原先的从容,略有有些震惊。
  
  刻晴微蹙眉头看着凝光问:“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想背上未婚先孕的名头?”
  
  凝光微微原本倚靠在椅子上的身躯都忍不住坐正了。
  
  “你是说,等处理完璃月的问题,然后悄悄的举办婚礼?”凝光反问。
  
  “为什么要悄悄的?你再怎么说都是璃月的七星之一,既然要举办婚礼,那自然要举办的风风光光的,嗯,我看一会就派人先去发公告和邀请函吧,有此等喜事,之后大战,千岩军们的士气也应该会提升不少?”
  
  等等。
  
  凝光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刻晴就是出去冒险了一番,回来怎么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凝光从座位上站起来。
  
  她朝着刻晴缓步走去,随后在刻晴面前站定。
  
  刻晴:?
  
  凝光抬起右手放在刻晴的额头上,左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
  
  刻晴反应了一小会,大惊。
  
  她羞红着脸拍开了凝光的右手,喊道:“我可没有生病。”
  
  “但你没生病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啊?”
  
  那后方,赫丽等人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们可知道,刻晴是最反对关枫开后宫的那个人,现如今,她竟然一反常态,同意了这件事。
  
  难不成她和关枫彻底结束了?
  
  但看她之前的表现可完全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啊。
  
  “人也是会变的好吗?”刻晴有些不忿:“对提瓦特大陆来说,我们可能也就离开了几个月而已,但事实上,我和他已经在外冒险了近乎4000年时光,除开他战斗的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足有千年之久,就算以前没想通的,现在也差不多该想通了。”
  
  凝光闻言,沉默着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刻晴性格算得上固执,但并不偏执,时间能冲淡一切恩怨,也能让人放下一切。
  
  刻晴还有一番话并没有告诉凝光。
  
  高处不胜寒,这五个字可不仅仅只适用于俗世,凡人眼中的超脱于世不过是去到一个更大的‘囚笼’而已,想要做到真正的超脱.......
  
  那是一场永无尽头,看不到结果的冒险........
  
  兴许在宇宙的尽头,是无尽的孤独。
  
  关枫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原来是这样吗,我现在还真的有些好奇,你们之前都具体发生了什么。”凝光并不相信,关枫什么都没做,刻晴自己一个人就能放下。
  
  “哼,等你之后自己去找他问吧。”刻晴低哼了一声:“不过话说回来,你既然已经有喜,那之后的战斗就由我来督战吧。”
  
  “这倒是不必,我会多加小心的。”
  
  “这可由不得你,等之后关枫来了,让他来做决定吧。”刻晴抱胸心中暗暗不满,明明是自己的机会最大的,竟然让凝光捷足先登了。
  
  刻晴从位置上站起:“你自己这两天注意休息,我很多年没回来了,先回家看看,有任何问题你随时直接呼唤我就行,我会立马过来的。”
  
  只是简单的瞬间移动而已,这点小事对她来说就如呼吸一般简单。
  
  “我自然不会和你客气。”
  
  刻晴点了点头:“另外,我已经通知菲谢尔还有琳恩她们了,想来众人应该这两天就会到提瓦特大陆,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这番话,刻晴有些灰溜溜的离开了凝光的办公室。
  
  那腹中的生命能量看上去是那么的耀眼.......
  
  ...........
  
  另外一边的稻妻鸣神岛,天守阁‘废墟’之前。
  
  那滑头鬼凭空制造出了一出四面透风的茶亭,在茶亭之下,几处稻妻风格的案几前,滑头鬼和阿南刻正在和钟离,温迪闲聊。
  
  至于,九条裟罗,心海等人则是端坐在茶亭之外,滑头鬼‘很贴心’的为众人准备了几个坐垫,再往外看,那些围观的人群,此刻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们。
  
  原本他们被派蒙那一嗓子感染,有些不满雷电将军的暴政,但经过之前的变故,他们现在就只希望雷电将军能击败‘敌人’。
  
  因为相较于这些未知的神明,还是自家的雷电将军让人觉得放松啊。
  
  众人的目光看向那茶亭之上。
  
  那里天领奉行的家主在九条孝行被高高的吊在那里,在他的身旁,还有着数百位奉行府的武士们。
  
  这九条家的家主之前被神子束缚在稻妻城的城门口,等到他终于解除束缚来到天守阁之前的时候,雷神已经被关枫关进了神国之中。
  
  当他看到滑头鬼等人时,自然将众人当成了敌人。
  
  而随意出手的结果也显而易见。
  
  根本不费吹灰之力,稻妻的武士们就全部败下阵来了。
  
  那茶亭中,钟离轻叹一声问道:“你们这么做可是将稻妻推向了商会的对立面哦。”
  
  之前派蒙等人好不容易得到了稻妻人民的支持,结果关枫和滑头鬼这么一搞,之前众人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滑头鬼轻吹茗茶,随后浅尝一口。
  
  他不紧不慢的道:“这是大人的想法,我们的目的始终是解除锁国令和眼狩令,而不是获得稻妻的控制权,这稻妻还是交给那雷神来掌权就好,这也算是我们对你们这些尘世执政抛出的橄榄枝。”
  
  钟离闻言点了点头。
  
  聪明如他如何不懂关枫和滑头鬼的打算。
  
  之前派蒙等人的行为将雷电将军的威信压制到了最低点,甚至隐隐有将稻妻人民和稻妻的神推向两个极端的架势。
  
  要是不强制将一切拉回正轨,雷电将军为了重新树立威信,一定会用稻妻人民的鲜血再一次推她上台。
  
  到那时整个稻妻将混乱不堪,而关枫所作的,恐怕是想要自己来做这个恶人,让整个稻妻再一次拧成一股绳来面对强敌。
  
  届时只要关枫假装败退,雷电将军也能重新站在稻妻之巅。
  
  而这其中就又涉及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如何让那雷神明白人民的愿望。
  
  如果这次事情之后,她还固执的坚守自己的永恒,那一切的一切不就彻底白费了吗?
  
  钟离并没有再多问滑头鬼,他开始慢慢的等待,等待关枫从神国出来的时候。
  
  ..............
  
  神国之中。
  
  关枫端坐在那神位之上。
  
  在他的面前,正上演着一场血腥的,单方面倒的战斗。
  
  当影和人偶将军终于联手对敌时,战斗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
  
  星罗只是一遍一遍的被杀死,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复活。
  
  有些时候,星罗的伤口还未完全复原,就又被影斩成了无数段。
  
  看着那快被两位神明斩成‘碎肉’的星罗。
  
  关枫此刻终于开始有些担心这个家伙了。
  
  虽然神国能让她的身体永恒不灭,但精神上的痛苦可一点也没有减弱啊。
  
  那一刀刀的雷刃可是真真实实的作用在她的精神上。
  
  她真的能在面对这种痛苦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信念吗?
  
  影手中梦想一心的挥砍速度已经超过音速。
  
  在将军的配合之下,两人根本不用去思考防守的事情。
  
  她们只需要不断地输出,输出,再输出,直到击溃星罗的意志。
  
  但此刻影脸上的并没有任何的轻松,反而一片凝重。
  
  已经足足一天的时间了,她们已经让星罗死了至少数万次。
  
  中途为了不让星罗适应剧烈的痛疼,她们还刻意的和星罗战斗了数分钟。
  
  等到她终于回过神来,她们再一次将无尽的痛苦作用在她的精神上。
  
  “这样下去,她会免疫这些疼痛的。”将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影何尝不知道?
  
  但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们不可能循序渐进的给星罗施压,必须一上来就用最大的痛苦直接压垮她。
  
  星罗此刻的意识已经完全从身体中抽离了出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
  
  她仿佛站在一个上帝视角俯瞰着自己,这种上帝视角并没有为她免疫痛苦。
  
  身体撕裂的疼痛通过每一个细胞不断地冲击大脑。
  
  原本人类的身体在面对这种极大痛苦的时候,会自动开启应对剧烈疼痛的应急模式,也就是昏迷。
  
  但因为不屈神权的加持,星罗现在就算是想要昏迷都是做不到的,她只能强忍着这些伤痛。
  
  她的身躯再一次被斩碎。
  
  剧烈的疼痛再一次涌上她的意识。
  
  星罗只能用嘶吼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影和雷电将军对星罗的讨伐就过去了两天的时光。
  
  星罗的意志并没有衰弱多少,她还在坚持着。
  
  看着那丝毫不留情的雷电将军们。
  
  星罗只在心中暗暗的发誓,我一定会撑过去的!
  
  第三天悄然度过。
  
  星罗的意志依旧没有崩溃。
  
  只是坚守自己的梦想而已,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第四天,她仍在坚持.....
  
  第五天......
  
  第六天......
  
  直到第七天,她的意志终于出现了动摇。
  
  我一直所追求的东西,真的.........
  
  能称之为梦想吗?
  
  星罗来不及思考,疼痛就已经打断了她的思维。
  
  影和将军二人很快就察觉到星罗身上的不屈之意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她的意志似乎开始动摇了?
  
  看到这个苗头,影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
  
  她很佩服星罗能坚持到现在,但也仅仅只是从凡人的角度去佩服罢了。
  
  相较于神明,星罗的意志就真的不值一提了。
  
  或者说,所有凡人的意志都无法和神明的意志相比,神明之所以远超凡人,那是因为神明的某一项能力达到了巅峰之境。
  
  就例如关枫的不屈神权,这天下不会有任何人能在不屈意识上比肩他。
  
  这就是神。
  
  那些获封神之眼的原神们,他们的意志和愿望只是达到了一个神明期望的最低标准而已。
  
  他们想要和神明的意志比肩也差了很多。
  
  战斗之余,影的目光朝神座上的关枫瞟了一眼。
  
  就算是想要证明凡人的意志也不容小觑,那也应该找一个原神来啊,让星罗这样的凡人来,未免也太小看她了吧?
  
  关枫自然察觉到了影的目光,他什么也没表示,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时间再一次加速。
  
  当影看到苗头后,她的攻势更加的猛烈了一些,雷电肆意的破坏着星罗的身躯,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哀鸣。
  
  第十天,星罗的意志已经开始快速的下滑。
  
  她那胸口处的火焰正在快速的缩小。
  
  时间比所有人所想的都要短。
  
  当星罗脑海中蹦出第一个质疑的念头时,那小小的黑暗就如燎原之火一般,快速的‘感染’她所有的意识。
  
  我为什么要坚持啊......
  
  反正失败了我也不会死.........
  
  关枫老爷那么善良,他一定不会责备我的.........
  
  我也已经坚持了那么久了,这换做是别人也做不到我这个地步吧......
  
  还是赶紧投降吧,果然身为凡人根本就不可能和神明作对的,我从一开始就不该抱有击败神明这样幼稚的期待.....
  
  当那不屈之火,收缩到只有小小的一簇火苗时,它突然停滞了下来。
  
  它仿佛是在做最后的斗争,像那暴风雨中的烛火。
  
  脆弱不堪。
  
  影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攻击,将军见此也拉开了距离。
  
  星罗的身躯终于跌落在了地面上。
  
  身体的修复速度变得奇慢无比。
  
  原本数息就能恢复的伤势现在竟只是在慢慢的蠕动。
  
  影目光紧锁在那处火苗上。
  
  事情似乎还有转机,也许下一秒那火焰就会再一次燃烧起来。
  
  但这只是影过度的担心罢了,在她的注视下,那火焰直接跌破了界限,直至最后,彻底熄灭........
  
  星罗的身躯在关枫的力量下完全修复,但与此同时她也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
  
  身体上的疼痛还未完全消去。
  
  星罗想要撑起身体,但此刻她的身体似乎已不再是她的。
  
  她的灵魂仿佛还在外游离,她想要挪动自己的手指,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影在心底长松了一口气。
  
  她转头看向关枫。
  
  严声道:“比试结束了。”
  
  还没有!
  
  星罗想要喊出来,她拼尽全力张合嘴巴,却没有任何一个音节能蹦出来,喉咙连最简单的震颤都做不到。
  
  她看着关枫,眼神中充满了祈求。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刚刚只是稍微松懈了一下而已,我,我还没有输!
  
  关枫右手撑着脑袋,目光盯着星罗。
  
  他的视线透过星罗的身体看到那内心中更深层次的东西。
  
  关枫迟迟没有回应影,那人偶将军低沉着脸:“这一场决斗是你输了,遵守约定,带着你的人离开稻妻。”
  
  关枫闻言,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缓缓的从神座上站起来。
  
  那神座背后的四轮曜日逐渐的暗淡了下去。
  
  星罗似乎猜到了关枫想要干什么。
  
  她想要摇头,想要大喊,想要拉住关枫。
  
  但她的身体就是无法移动分毫。
  
  她尝试再一次唤起自己内心深处那不屈的意识,但这一次不管她如何努力,那火焰就再也没升腾起来。
  
  为什么?
  
  星罗不断的反问自己,为什么身体就是动不了。
  
  明明伤势已经完全修复了才是啊。
  
  渐渐的,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内心,她明白了.......
  
  不是她还没从疼痛中缓过神来,而是她畏惧了,畏惧和雷神战斗。
  
  她抵触站起来,她不想再忍受那无止尽的疼痛。
  
  她已经相信自己无法站起来。
  
  哪怕那只是一个谎言,只要相信,它就会变成现实。
  
  她败了......
  
  再无一战之力......
  
  看着关枫缓缓的从台阶上走下,一丝泪水从眼角滑落。
  
  内疚,懊悔等情绪再一次涌现上来。
  
  而这一次,她什么也做不了..........
  
  唯一能做的,只有逃避。
  
  逃避弱小的自己,逃避剧烈的疼痛。
  
  对她来说,唯一的一个好消息是,这一下她终于可以昏迷了,终于不用再忍受那些剧痛了。
  
  眼皮微微的下沉,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身体擅自开始了自我保护机能。
  
  不要......
  
  她想再阻止关枫,但她再无力气。
  
  黑暗彻底将她笼罩。
  
  ...............
  
  “星罗,在往哪里看呢!”
  
  一柄竹刀径直的劈在了她的肩膀上。
  
  疼痛的感觉迅速遍布了她的全身。
  
  星罗将手中的竹刀一丢,左手不断地搓揉着自己的肩膀,企图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感到舒服一些。
  
  疼痛的感觉还未消去,那木刀竟再一次劈砍在了她的手背上。
  
  “谁允许你将手中的竹刀丢掉了,给我捡起来!”星罗顺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位严厉的剑道老师,此刻他的脸上全是愤怒。
  
  “师傅?”星罗惊异的低喃了一声。
  
  “在你丢到竹刀的那一刻,我就不是你的师傅了!身为武士,怎么可以将自己的生命丢弃!”男子语气严厉。
  
  但星罗已经习以为常,师傅就是这般的严厉,生气的时候,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
  
  星罗弯下腰缓缓的将地上的竹刀重新拾起。
  
  随后她朝着男子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师傅,我以后再也不会把刀丢下了!”
  
  男子看到,只是冷哼了一声:“给我练习挥砍三千次,不做完今晚不许吃饭!”
  
  “是。”星罗连忙拿着竹刀跑到道场的角落开始练习。
  
  男子将竹刀放在身侧,盘腿坐在地上默默的监督了起来。
  
  太阳完全落下,星罗才将师傅所罚的三千下挥砍做完。
  
  手臂酸麻,此刻就是想要擦擦头上的汗都困难无比。
  
  男子眼看星罗做完,他突然道:“你手中的刀是你心的延伸,当你将手中的刀丢掉的刹那,就意味着你输了,那不光是输掉一场对决,而是输掉了你的人生,输掉了你的心。”
  
  星罗讷讷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男子接着非常严厉的道:“今日罚你三千挥砍是念在你初入道场,如果还有下次直接将你逐出师门,听明白了吗?”
  
  星罗连忙站直身体,口中应和了一声是。
  
  男子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
  
  但他的身影突然开始虚化,就连声音也变得飘渺。
  
  当星罗再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
  
  数道飞镖朝着她的脸庞激射过来。
  
  星罗反应还算快速,连忙躲闪这才躲开这致命一击。
  
  就在她准备和眼前的敌人战斗之时。
  
  她对面那身着忍者服饰的男子突然摘下了面具。
  
  “训练到此结束,你们所有人全部给我做五百个下蹲!”中西的声音非常的严肃。
  
  星罗是最后一个‘倒下’的学员,在她的背后数十人已经倒地不起。
  
  星罗脸上一苦,我这才刚刚做完三千下挥砍呢。
  
  星罗还想申请免罚,但中西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想法。
  
  他大声的训斥道:“其他人五百个,你给我做一千个!”
  
  “为什么啊!”星罗不满。
  
  “为什么?”中西冷哼了一声,他指着星罗脸颊上的一道淡淡的血痕怒道:“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要是刚刚是真的战斗,你已经中毒而亡了,训练之前我有说过吧,这是一场真实的模拟战,要求你们所有人都全力以赴,而你竟然敢在训练的时候走神!你给我做两千个!再废话就四千个!”
  
  星罗连忙闭上嘴,抱头在众人边上开始默默受罚。
  
  中西背着手俯瞰着众人,他口中碎碎念的训导着众人:“我不管你们加入终末番到底是因为什么,从现在开始,你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稻妻的稳定肃清一切威胁,你们之中肯定会有人因为执行任务而死,但我不希望你们因为自己的大意而死!”
  
  稻妻的稳定吗.....
  
  星罗在心中低喃了一声。
  
  这种强加给别人的愿望真的所有人都会遵守吗?
  
  中西的目光本就在众人脸上游走,他一眼就注意到了星罗那不屑的表情。
  
  “星罗,你是对我说的话有什么意见吗?”中西很严肃。
  
  “没有!”
  
  “可你刚刚的表情可不像是什么意见都没有的样子啊。”
  
  “我,我只是有些没想明白.....”星罗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没想明白?呵,那你不妨说出来给我听听。”
  
  “我在想,如果一个人真的不愿意,那强加给她的思想,她真的能赌上性命去做吗?”
  
  星罗此言一出,在场所有学员都傻眼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她这是要反叛稻妻不成????竟然说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中西倒是没有如学员们那般诧异,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星罗问。
  
  “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自己有自己的坚持咯?说来听听。”
  
  星罗话语一塞,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中西。
  
  “怎么?如果是你愿意奉献生命追求之事,又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中西目光灼灼的看着星罗。
  
  “我.....我.....”星罗支支吾吾,心中那一番话始终说不出来。
  
  那只能算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执念而已......
  
  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之事,但现在大家都看着自己,就算不想说也得说了吧?
  
  正在星罗抬头准备回答的时候。
  
  场景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在她面前的是数位身着红白女巫服的妙龄女子们,一轮满月悬挂在天空的中央。
  
  她们惊喜的盯着星罗:“星罗,你快给我们看看你刚刚说的那个什么自创的表情包。”
  
  说话的是鸣神大社的那位鹿野奈奈。
  
  星罗呆楞着哦了一声,她下意识的捡起身旁的木枝在泥地上画了起来。
  
  借着微弱的月光,很快,一个狗头表情包就出现在了地面上。
  
  “哈哈哈。”看到那传神的表情,那些巫女们突然的大笑了起来:“这狗头是什么表情啊,这个斜眼也太好笑了吧。”
  
  “我感觉它这个表情好像什么都说了,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哈哈哈。”
  
  “星罗,你是怎么想到这个表情的?你的脑洞也太大了吧?”
  
  “这个......”星罗回想起自己的那位忍犬小伙伴。
  
  它是一只柴犬,有些时候它不经意之间做出的表情会让她笑上一整天,而这表情包的灵感就来源于它。
  
  只是它现在已经陨落在了一次冒险之中。
  
  “可是这种表情包根本没地方用啊,我们写信的时候,加上这个表情包会不会让对方觉得很不正式啊。”
  
  有巫女发现了重点。
  
  现如今大家相互之间沟通依靠的是书信,而这书信更是有着相关的格式和要求。
  
  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读信的人误会,也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没有教养。
  
  但如果在书信中加入这小小的表情包,不知道真相的收信人,很可能会误会她们的意思。
  
  “这倒是非常有可能啦,虽然看起来非常的好笑,好玩,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要是一个用不好,别人还会生气呢。”
  
  星罗闻言低沉下了脑袋。
  
  果然如此,这表情包根本就没有可以使用的地方......
  
  啊,有些后悔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了.....
  
  “这就是你一直追求的东西吗?”
  
  众位巫女的后方,玄冬林檎低声的询问着。
  
  她的话语没有附带任何的感情,只是在询问一个真相而已。
  
  星罗心中不知道为何突然升起了一抹羞耻。
  
  她连忙将地面上中表情包完全抹平。
  
  她站起身对众人喊道:“那个,我想起来还有任务没有完成,我先走一步了。”
  
  说着星罗就逃跑似的离开了现场。
  
  离开的时候星罗的目光一直看着地面,直到转过拐角,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时候,她这才倚靠在墙壁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会回忆起剑道师傅,一会又回想起以前跟着中西老师训练时候的场景。
  
  轻拍自己的脸庞,将复杂的情绪压下,她看着天空中那一轮皓月。
  
  在那月亮的周围是漆黑的一片,它的光芒遮蔽了群星的光芒。
  
  她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那些神之眼的持有者。
  
  那些神眷者就好比那明月一般,她们的愿望宏大又厉害,注视着她们,神明也不会注意到那些微弱的星光吧?
  
  星罗倚靠着墙壁的身躯慢慢的下滑,最后坐在地面上。
  
  她双手抱着膝盖,脑袋微微枕在上面。
  
  眼皮稍微有些沉重。
  
  恍惚的意识中,她似乎回想起了一幕幕熟悉的场景
  
  以前,好像有人跟自己说过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想着想着,她竟睡着了。
  
  “星罗,星罗,起床了哦,要是在这里睡着了,可是会感冒的。”温柔的声音将她唤醒。
  
  女孩艰难的睁开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张看上去非常慈爱,但又非常消瘦,虚弱的面庞。
  
  看到女孩睁开眼睛,那男子慈爱的一笑:“你还真是一个小懒鬼啊,要睡觉的话就去房间里睡吧,外面风大,小心着凉了。”
  
  星罗定了定神,她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又回到了孩童时代。
  
  她现在整个人都蜷缩在自己父亲的怀中。
  
  稍微挪动了一下身躯,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
  
  她低声的道:“不要,我想要在这里多陪你看会星星。”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回到小时候,但她现在就只想享受父亲还在身边的这一小段时光。
  
  男子宠溺的笑了两声,他伸手在星罗的小脑袋上轻抚了两下。
  
  “你这孩子还真是粘人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男子的语气中有着些许无奈,又有着一些不舍。
  
  “我不想长大.....”星罗突然小声的低喃了一声。
  
  男子有些意外:“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快点长大吗?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下午出去玩的时候受了委屈?”
  
  女孩微微摇头:“没受委屈,只是......”
  
  等待了一会,男子反问:“只是什么?”
  
  星罗将自己的脸庞紧紧的贴在父亲的胸膛前。
  
  她非常小声的嘀咕着:“只是不知道未来到底要做些什么......”
  
  这番话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但似乎是因为紧贴着身体的关系,男子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自己女儿到底说了些什么。
  
  男子沉默了一会,他看向那天空中的诸多繁星。
  
  突然的,他道:“你不是来陪我看星星的吗?你快看那些繁星多美,多漂亮。”
  
  星罗缓慢的抬起脑袋。
  
  那天空之中,无数璀璨的繁星汇聚成长河,此刻的它们比那圆月更为耀眼。
  
  “相较于月亮,你更喜欢哪一个?”
  
  “星星。”
  
  “哈哈是吗?说实话,父亲我也更喜欢看星星。”
  
  “那父亲你为什么会喜欢星星呢?星星的光辉那么微弱,只是一个不留神,就会被月亮的光辉遮蔽。”
  
  男子闻言呆愣了一会,随后他微笑着解释道:“我喜欢看星星也许是因为每一颗星星都是独一无二的吧,如果只看月亮,很快就会看厌的。”
  
  “你知道吗孩子,其实这天上的星星代表着我们每一个人普通人,就算我们没有被神明注视到,天空上也依旧有着属于我们的那一份光芒。”
  
  星罗望着天空,思考着父亲话里的含义。
  
  男子话锋一转,又是很无奈:“但星星的光辉始终比不上月亮,哪怕那么多的星星汇聚在一起都无法与之比肩,满月之日,这漫天星河都会消失不见。”
  
  “那星星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吗?”星罗喃喃。
  
  “当然有必要了,月亮不会永远都在,她也会变得残缺,甚至也会消失不见。”男子的眼神中满是追忆:“当月亮消失的时候,人们就需要依靠群星那微弱的光芒,你说星星有必要存在吗?”
  
  星罗没有回话。
  
  男子又道:“这就好比五百年前的稻妻那样,身为稻妻的明月突然消失,我们这些群星就必须自己照亮黑暗的天空,也许我们每一颗星星的光芒是微弱的,但当我们每一个人汇聚在一起散发出微弱的不能再微弱的光芒时,我们就是闪耀的。”
  
  “但群星那么多,我的光真的能让人看到吗?也许我的光连其他星星都比不上呢。”
  
  男子微笑着揉搓着星罗的脑袋:“再弱的光只要散发着,那就一定会有人看见,只要你永远相信这一点,不断地前行成长,那有一天你也能成为那最耀眼的北极星,就像我们近卫家的那些前辈们一般,是他们在月亮消失的时候,发出了最璀璨的光芒。”
  
  “可,可是我并不想像祖辈们那样.......”
  
  “原来是这样啊。”男子听到星罗的话语没有生气,反而鼓励道:“那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寻找自己的愿望,寻找自己的光吧。”
  
  星罗低沉下脑袋,虽然自己真的不想为了稻妻,为了雷神付出自己的生命,但如果我听从祖辈们的话,以复兴近卫家为己任,那自己现在是不是也可以被神明认可呢?
  
  男子似乎看出了星罗的想法。
  
  他看着天空,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我们凡人无法像将军大人那般用伟力去维持永恒,我们能做的只有坚守自己的愿望,让愿望变为永恒,这是我们凡人的永恒。”
  
  “所以啊,孩子,去寻找你自己的愿望吧,哪怕那个愿望在别人的眼中只是一个笑话,甚至无法和别人的宏伟愿望相提并论,但只要你一直朝着愿望前行,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你能够成长为群星中最闪耀的那颗星辰,迟早有一天你也能大大方方的告诉别人,你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