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徐来阮棠 > 第七百九十章 不讲武德

第七百九十章 不讲武德


  “……”
  如果脸皮厚算是一种武器,小姨大概已经天下无敌了吧,徐依依如是想着。
  她背着云霄剑,跳下城头,周遭是一道道恭敬且感慨的视线。
  年仅六岁,境界却比一些修炼上百年的老家伙还要高。
  云霄派等一派三宗八阁的金丹修士们齐齐摇头,若他们也有这份惊人的天赋,是否能够踏入元婴?
  说不定还能一窥元婴之后的世界,眼界也不再局限于这小小的地球。
  “后生可畏啊。”
  众人心头同时升起这个念头。
  “依依,过来坐。”
  云霄派的长老最为和气。
  除了这把剑是前掌门李轻舟的剑,与他们云霄派有一段因果外,更因为依依的父亲让他们知道了云霄派被月王蒙骗了足足三百年。
  虽然……
  云霄派山门也因徐来毁了,但这都不重要。
  徐来前辈功参造化,用毁一座山门的代价来扇醒他们这群只知道修炼却不知人心险恶的修士,实在是大恩大德。
  为了替掌门李轻舟等人复仇,为了了断三百年前的因果。
  云霄派仅留下少数元婴可期的长老与年轻一代弟子,其余境界在筑基及以上的修士全部赶赴长安城。
  欲与月族死战!
  华国武道协会也因此,将长安城守军的控制权交给了云霄派现任掌门陈飞鹤。
  陈飞鹤是与李轻舟同时踏入宗门的修士,不仅是师兄弟的关系,更是关系极好的老乡。
  随着地球灵气苏醒,陈飞鹤成为第一批踏入元婴境的修士,也成为此次大战的指挥者。
  陈飞鹤望着徐依依,一时有些失神。
  若李轻舟师兄与宫秋师姐当年没有命丧月球,他们的孩子是否也如徐依依这般聪慧?
  想着想着。
  陈飞鹤心头越发沉闷。
  正此时,城外传来一道老者的嘶哑声,用的是人族语言。
  “人族元婴可敢来城外一战,那什么云霄派可有元婴?速来送死!”
  “好胆!”
  陈飞鹤眼中折射两道寒光,他猛地腾空而起。
  只见长安城外三里处站着位披着兽皮的老者,撑着拐杖佝偻身子,身上散发着的气息赫然是元婴境。
  “老夫云霄派陈飞鹤,前来应战!”
  陈飞鹤掷地有声:“开城门!”
  “陈掌门,不可啊!”
  道宗墨莲、刀宗齐九阳等圣地掌门面色骤变。
  算上一派三宗八阁以及各路散修与妖修,华国的元婴境修士数量满打满算也就十位,这是守住长安城的最大底气。
  若陈飞鹤若离开长安应战,遭到月族潜伏于暗中的元婴修士袭杀,不论身死还是受伤,都是不可承受的巨大损失。
  “不是躲着就能逃过这一战的,我此去试试月族元婴的实力,如此后续才能有更好的应对。”
  陈飞鹤目光四扫,轻叹一声:“况且,若不应战,士气凭空弱三成,这对于之后大战是极为不利的。”
  “陈道友说的对,的确要弄清楚对方元婴强者几何。”
  一位络腮胡壮汉突然大笑出声:“不过这任务还是交给洒家吧。”
  陈飞鹤目光望去,良久不言。
  “陈道友也知道,洒家渡劫时伤了大道本源,是燃烧寿元才勉强渡过元婴大劫的。但是嘛,拼不死一位元婴也能带走三五个金丹垫背,洒家这一去……不亏!”
  络腮胡壮汉声音格外爽朗。
  他本是一位金丹散修,后得到一场造化,损耗大量寿元勉强踏入元婴,但也险些身死。
  是华国武道协会给了他大量延寿的丹药,才苟活至现在。
  武道协会并没有以恩胁迫他必须如何如何,是络腮胡大汉主动前来长安相助,只为了断因果。
  “前辈……”
  城中武者、修士尽皆动容。
  他们知道这一战必是要分出个你死我活,出了城门,生死天知。
  “哈哈哈哈哈。”
  络腮胡大笑:“洒家还没死呢,把眼泪都憋回去。”
  他大踏步走向城门。
  城头处的阮岚大喊道:“宋雷,接着!”
  络腮胡宋雷接到一个小玉瓶跟两枚玉简,愣道:“这是……”
  “保命丹药跟阵法。”
  阮岚眨了眨眼:“活着回来,本仙子带你喝酒!”
  “好,洒家若能活着回来,定要跟你拜把子。”
  “女的也能拜把子?”
  “无妨,我一直把你当男儿看待。”
  “……”
  阮岚突然想把东西要回来了。
  “轰隆——”
  长安城门打开。
  宋雷拖着一柄血色长刀缓步走出城门,他望着面前的矮小月人,不着痕迹撇了撇嘴角。
  这个小动作让上弦二月族太上长老杀意骤起,这地球猪猡居然敢看不起他。
  很好。
  今日就以元婴境猪猡的鲜血,来让血月术神通更进一步吧。
  “一颗星辰,唯有修士踏入元婴境,才能算作是修仙文明。地球不过是刚刚踏入这个序列罢了。”
  “上弦二月族太上长老不可战胜,轻松斩杀地球猪猡。”
  月族修士面露讥讽,丝毫不掩饰面上的情绪。
  “宋前辈杀了月族贼寇!”
  长安城头众人义愤填膺大吼。
  “地球,宋雷。”
  宋雷情绪格外平静,并没有被月族或自己人的喝声所影响到,而是按照华国的武道传统自报家门。
  “嗖!”
  宋雷瞳孔骤缩,浑身寒毛涌起。因为眼前月人身周灵气暴涨,竟化作一道残影偷袭而来。
  “找死!”
  宋雷暴怒中急忙抽刀挡在身前,可……还是慢了半步。
  “轰隆隆”
  巨响声下,出招慢了一瞬的宋雷被巨力重重甩出,猛地砸向罩住整座长安城的星光大阵,道道流光洒落而下。
  “噗哧”
  宋雷吐出一大口鲜血,面色苍白。
  阮岚看的很气,忍不住挥舞粉拳:“卑鄙,1V1还偷袭,老家伙你要讲武德!”
  武德?
  上弦二月族这位太上长老眼神轻蔑,终究是年轻的小丫头,不知修炼界的险恶。
  踏上修炼路,任何人都是敌。
  既然是对敌。
  那为何要讲武德?
  只要能杀死对方,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
  “本来不想用阵法的,这份外力对我而言是耻辱。”
  宋雷吞下一颗阮岚给他的丹药,体表伤势恢复如初,他转手掏出两枚玉简捏碎。
  “轰隆隆!”
  那群星璀璨的星域降落下两道磅礴星光,在他身周化作两道方圆十丈的阵法。。
  一道,是主杀伐的星光大阵。
  一道,是更胜一筹的周天星斗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