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碰到异类就变强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囚禁之人

第三百一十六章 囚禁之人

“啪!”
  
  手掌上的佛光轰在方牧胸口,方牧脑海中响起接二连三的提示音。
  
  “叮,受到怨魂攻击,怨气+1+1+1……”
  
  一道道提示音响起,足足响了三十声才停了下来。
  
  从怨气数量上看,胡天断和青广道长比起来,还是要差远了,怪不得只是具分身。
  
  方牧挥了挥手,道:“好了,停下。”
  
  胡天断闻言,停了下来。
  
  方牧这才转头看向脚下,青广道人正一脸凄惨的躺着。
  
  他被方牧踹了一脚之后,更加凄惨了,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看到方牧将目光转向他时,他瞬间激动起来。
  
  “花妖,莫要狂妄!”青广道长怒喝道:“我收拾不了你,自然有其他人收拾你!”
  
  方牧咧了咧嘴,道:“你密室中藏的人,是谁?”
  
  现在时间紧急,他也没有废话,直接直奔主题。
  
  青广道人一愣,闭上嘴巴,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方牧。
  
  方牧呵呵一笑,看向胡天断,道:“那个人你了解吗,是谁?”
  
  胡天断摇头道:“我只是听小静说过,似乎是一个重伤的人,被青广道人囚禁在密室中,说是对门中的剑术有极大的好处。”
  
  方牧挑了挑眉,问道:“你说的这个小静,能够知道这么机密的事?”
  
  胡天断尴尬的道:“小静是青广道人的亲妹妹,只是资质不佳,所以寿元耗尽了。”
  
  方牧:“……”
  
  难怪人家要宰了你,你连人家亲妹妹都不放过,这不是扯淡吗?
  
  胡天断举手道:“我既是分身,也是整体,我和小静是真心相爱的。”
  
  方牧摆手道:“行了行了,别说了,我只想知道,这个家伙还有用没,如果要找那个人的话。”
  
  胡天断想了想,道:“估计难,他不会说实话的。”
  
  方牧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他现在想找那个被囚禁的人,如果这个青广道人使诈还很麻烦。
  
  既然如此的话,那青广道人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方牧手中出现密密麻麻的三绝气,直接将青广道人炸成碎片。
  
  胡天断惊呆了,指着方牧说不出话来。
  
  方牧笑道:“对了,你知道那个青平道观的位置吗?”
  
  胡天断愣了愣,指着一个方向道:“就是在那边。”
  
  说完这句话,胡天断反应过来,道:“你这花妖,怎么直接杀了他!”
  
  方牧哦了一声,挥手一道三绝气打出,直接将胡天断也炸成碎片。
  
  这里是入梦,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异类,方牧杀起来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其实要说在刚才,不应该直接杀了胡天断,因为胡天断是胡家一代老祖,还有很多可以问。
  
  不过方牧现在时间有限,加上是以现在这个身份出现,胡天断不一定会说真的,所以还是杀了好,反正都是异类而已。
  
  方牧收回手,朝着胡天断说的地方,直接展开光翼飞了过去。
  
  ……
  
  方牧这才知道,这一片山究竟有多大。
  
  足足飞了十来分钟,他才终于看到了人烟。
  
  确实如胡天断所说,这里有一个道观。
  
  方牧也没有隐藏什么,直接冲了过去。
  
  全是异类,那就没必要玩什么花里胡哨的,时间有限,方牧选择横推。
  
  当方牧冲进道观之后,里面马上沸腾起来,足足三十多个道士冲了出来,将方牧层层围困。
  
  两分钟后……
  
  方牧收回手,看着一地的道士,三绝气在手上吞吐。
  
  这群道士给他带来了六十点怨气,还行,不是很亏。
  
  方牧转过头,看向这群道士,淡淡的道:“现在,我来问,你们答,如果不回答或者不了解,你们就没了。”
  
  道士们躺在地上,不断的哀嚎。
  
  方牧脸色一冷:“安静!”
  
  原本正在哀嚎的道士集体安静下来,没有再发出一丝声音。
  
  方牧缓缓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密室?”
  
  道士们一言不发,只是盯着方牧。
  
  方牧冷笑,一道三绝气打出,其中一个道士化作飞灰。
  
  “有有有,就在道观里面,那一口井里。”
  
  有一个道士憋不住了,急忙说了出来。
  
  方牧点了点头,手中的三绝气直接将他们炸成飞灰。
  
  等到做完这一切之后,方牧这才走到道观里,发现这里面果然有一口井。
  
  方牧缓缓靠近,从表面上看,这口井很普通,里面还有清澈的井水。
  
  “无根之水!”
  
  方牧施展无根之水,将井水抽了出来,让井水飞向前面的山头,这才又查看起来。
  
  果不其然,在抽出井水以后,里面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而中间有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膜,想来就是这个光膜阻挡了井水。
  
  方牧想也没想,直接跳了进去。
  
  身体飞速下落,当他踩到这层金色光膜时,发现有种如履平地的感觉。
  
  方牧想了想,举起拳头轰在上面。
  
  金色光膜发出凌冽的剑意,直直的朝着方牧袭击过来。
  
  不过剑意击打在方牧身上后,并没有给方牧造成伤害,连奇门甲都没有破掉。
  
  青广道长尚且不是方牧的对手,更何况这些剑意。
  
  金色光膜被方牧打碎之后,方牧又一次落了下去,这次也没有落多久,就到达了真正的井底。
  
  方牧这才看清楚井底的情况。
  
  这里面别有洞天,竟然奇大无比,而且周围还有发光的石头点缀,将井底照得亮堂堂的。
  
  方牧的眼睛在周围观察,最后落在井底的石壁上。
  
  他这才发现,在井底石壁上正锁着一个人。
  
  这人穿着洁白的古装,面目俊郎不凡,不过气息十分微弱。
  
  一圈圈铁链将这人锁住,锁链上有金色的光芒笼罩,而在古装男人正前方,正插着一把剑。
  
  当方牧落下来时,古装男人也发现了他,即使非常虚弱,脸上仍旧露出不屑的表情。
  
  “虎落平阳被犬欺,若不是这一战生机耗尽,又岂会被你们囚禁于此。”
  
  方牧心头讶然,这古装男人说的话,竟然是前世的语言。
  
  古装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即使被锁着,身上也有一股独特的气质。
  
  他琢磨了一下,走上前去,同样用前世的语言道:“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