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契约匠 > 第九章 性情扭曲显兽性

第九章 性情扭曲显兽性


  “木姑娘!”杨念卿怒气勃发。
  林木猛然站住,僵硬转身,看到杨念卿面色阴沉,怒气隐现。她记起了芭蕉湖畔被杨念卿支配的恐惧,再不敢耍性子。
  “怎,怎么了?”她嗫嚅道,“你,你别乱来!”
  杨念卿沉声道:“跟我走,有话问你!”
  林木心下犹豫又不敢违逆,战战兢兢道:“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你别乱来!”
  “跟我走!”杨念卿再次强调。
  林木小心翼翼问道:“什,什么事呀?”
  “去了便知!”
  他们走进一家酒店,杨念卿让林木去开一间房,林木越发惊慌却不敢不依。
  临进房,白子昂侧立门口,“乖巧”道:“少儿不宜,我就不进去了!”
  “嗯!”杨念卿淡漠道。
  林木徘徊在房间门口,局促不安道:“你,你要做什么?”
  “进来!”杨念卿一把将林木拉近房内。
  “啊!”林木惊呼一声,胆颤愤怒道,“放手,你这个臭流氓!”
  杨念卿不作理会,一抬手,凌空御物,房门“砰”一声关上!
  霸道!白子昂心中感叹,就是苦了师姐,又丢钱又失身。
  “坐!”杨念卿坐在床沿,指着房角一张椅子。
  林木心里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一进门就上床,便还有回旋的余地。她坐到椅子上,挺直身体,全身蓄力,时刻准备夺窗而逃。
  杨念卿盯住她,“劝你别白费力气!”
  林木这才想起杨念卿感识蛮横,自己的心思极易被他洞穿,叹气道:“你究竟想怎样?”
  杨念卿不再逗弄她,解释道:“这里安静,适合谈事,我带你来此,是有事请教。”
  “什么事?”
  “你可知道控情蛊?”杨念卿严肃问到。
  林木彻底放松,瘫坐在椅子上,就这?搞得跟要把她霸王硬上弓似的,让她好生担心。
  “知道!”她整理语言,缓缓道来,“控情蛊,巫族禁术,自古而来,会者极少,中蛊者对施蛊者会百依百顺,极尽讨好。施蛊者需引蛊虫入体,以精血饲养满七七四十九天,方能成蛊,施蛊时,需对受蛊者心存爱意,才能成功。一旦施蛊生效,便再不可逆。日后,即便施蛊者对中蛊者心意改变,移情他人,中蛊者依旧会对施蛊者千随百顺,甘之如饴。”
  “木姑娘不亏为贵国帝师,学识渊博,念卿佩服!”杨念卿真诚夸赞。
  谷底草堂藏书颇丰,杨念卿自幼翻阅,对世间奇事多有了解。
  林木关于控情蛊的描述,提纲挈领,言语不多,却字字珠玑句句重点,让杨念卿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果然,术业有专攻,不服也不行!
  林木掌握的控情蛊信息绝对稳胜过他。杨念卿请教到:“可有破解之法?”
  “有!”林木斩钉截铁,“取出蛊虫!”
  “如何取出?”
  林木赧颜,含糊道:“蛊术乃巫族不传之秘,控情蛊更是蛊中禁术,现今恐已失传,我哪里会知道?”
  “欸……”杨念卿喟叹一声。
  “你叹什么气?”林木奇怪道。“你这么好奇控情蛊做什么?莫不是……莫不是你想对我施蛊?我告诉你,休想,控情蛊早已绝迹,你寻不到的!”她脑洞大开,感觉自己要被迫害。
  杨念卿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她脑子被门夹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她惊慌道。
  “白痴!”杨念卿咒骂一声,起身向门口走去,“走吧!”
  “站住!”林木不满道,“你那是什么表情?问完就走,过河拆桥吗!”
  杨念卿回身气笑道:“你想怎样?”
  林木刨根问底,“告诉我,你了解控情蛊做什么!”
  “没事。”杨念卿搪塞道,“说了,你也没有办法。”
  “我没有办法,是吧?”林木负气道,“那你去找个有办法的吧!”她“蹭”一下站起身,摔门而出,“子昂,我们走!”
  “这么快!”白子昂紧忙跟上,诧异道:“师姐怎么了,你为何如此生气,是杨乞丐不行吗?”
  “闭嘴!”林木头也不回,怒叱道,“订今晚的机票,回宗门!”
  李志科的住处。
  李志科云雨之后,尤不满足。他拿出跳蛋、麻绳、蜡烛等,房事刑具,一应俱全,显然蓄谋已久!
  他对苏禾极尽蹂躏!
  女子初夜哪禁得起如此折腾,苏禾早已筋疲力尽,昏死多次,每次又被李志科搞醒。
  李志科喜欢高冷的苏禾,当前苏禾任他凌辱,反令他厌恶!
  他看着这般卑贱的苏禾,虐性大起,对苏禾拳打脚踢,扇脸捶胸。
  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禽兽,李志科此时便褪去人皮,兽性尽显!
  苏禾痛在身上,爽在心里。只消能讨他欢心,让她充妓,她也愿意!
  中了控情蛊后,她眼里便只有他,再不把自己当人了。
  日暮西山,华灯初上。
  林木和白子昂在贵宾室值机。
  杨念卿也买了同班机票,在大厅值机。
  登机广播响起,杨念卿随人群走向登机口。林木和白子昂早已登上飞机,他们有独立的登机口,他们是头等舱,杨念卿是经济舱。
  飞机起飞,提速。
  音爆响起,飞机音速破空!
  林木靠在头等舱的床头,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云彩,心情舒缓。视线所及,能看到夕阳不甘的在天边留下一抹残红,近处,云海翻腾,像一团团棉花糖簇拥在一起,蜿蜒无尽。
  杨念卿坐在经济舱,百无聊赖,随手翻起脚边的报刊。
  他眯眼看向头等舱方向,此刻,空姐正好退出头等舱门,恭敬地说,“有什么需要,随时吩咐!”然后轻柔地关上舱门。
  杨念卿突然从座位消失,瞬间出现在头等舱。
  “木姑娘有话好说。”他热诚道,“哪有稍不顺心,就跑回娘家的。”
  “出去!”林木冷漠道。
  “今日之事,是我不对,特来道歉!”杨念卿诚意道,“念卿以后再不敢小觑木姑娘!”
  “你这乞丐好生奇怪!”白子昂不忿道,“你一路跟随师姐,明明可以随时道歉,却偏偏要等着上了飞机?”
  杨念卿支吾道,“木姑娘一路行来,尽是挑拣人员密集的地方前行,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道歉?我也是要脸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