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契约匠 > 第七章 一气之下掷书云

第七章 一气之下掷书云


  杨念卿观二人离开,心中哀叹。他未有解蛊之术,实难施以援手。
  林木谐趣道:“杨公子颇为不舍呀!何不追去,抢了那女子便是,凭杨公子的本事,在这临仓州,大可横行无忌!”
  “你知道什么!”杨念卿呵斥道。
  林木一愣,“你还敢凶我?”她生气道,“合伙创业?我不入股了,你再去寻别人吧!”
  “啊,不是!”杨念卿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是说,你知道什么,你这般秀丽,我岂会在意那女子?”
  “无耻之徒!”楚书云怒道,“满嘴混话!”
  被人夸赞,终是美事,林木佯怒道:“还不在意?眼睛都快长那女子身上了,这要在意,岂不要随了她去?”
  楚书云观林木与杨念卿犹似“打情骂俏”。
  楚书云怒“哼!”一声。
  “事情非你所想。”杨念卿无奈道,“事出有因,我回头与你解释。”他面向林木,抱拳作揖,郑重道,“现下,请木姑娘出手相助,劳烦木姑娘查清那二人身份,此为正事!”
  “呦,你泡妞还须我帮你查清身份。”林木讽刺道,“还是正事了?”
  “杨乞丐,你果真爱那他人妻?”白子昂气愤道,“我师父已同意你与师姐交往,你怎生不知好歹,还要去勾三搭四,瞧那女子货色,哪点能与师姐相比?”
  “子昂!”林木娇叱道,“你胡说什么呢!”她气呼呼地指着杨念卿,“我什么时候和他交往了,父亲何时同意了?!”
  白子昂犹不住口,咒骂道:“那女子身侧还有男子相伴,那男子瞧着人模狗样、憨厚老实,却对那女子上下其手,实在猥琐。再看那女子,逢迎作态,大庭广众,不知廉耻!”他越说越起劲,“这般女子,你也喜欢?那男子用剩的,你也不嫌?”
  “白子昂!”林木惊怒,一巴掌扇在白子昂后脑,“休要胡言乱语!满嘴污秽,成何体统!”
  白子昂吃痛,低下头,不敢再言。
  杨念卿惊奇地看着白子昂,这小子挺能说啊!
  在杨念卿的注视下,白子昂发憷地后退一步,然后,又逞强地向前一步。
  “子昂……”林木向白子昂招手,好笑道,“过来!”
  白子昂赶紧躲到林木身后。
  杨念卿被这对师姐弟搞得头脑发胀。他整理衣襟,正色道:“此事非同小可,不可儿戏!还请木姑娘帮忙查清那二人身份!”
  林木看他不像作假,便不再胡闹,唤道:“子昂!”
  “在!”白子昂懂事地躬身抱拳。
  林木吩咐道:“去拍下那二人高清照,以我名义发回议会户籍部,请他们协查。”
  “子昂这就去办!”白子昂爽利离去。
  “他行吗?”杨念卿怀疑道。
  “那你去?”林木斜了杨念卿一眼。
  “我,我离家之时,手机被收去。”杨念卿弱弱地说,“方才也忘买了,我……我,我没有拍照的工具。”他越说声音越低。
  想起谷底草堂里的师父,他就恨得牙痒痒!
  “哈哈哈哈哈哈……”林木放肆大笑。看见杨念卿出糗,她属实开心!
  “我去吧,师妹。”楚书云插嘴道。
  “怎么?”林木不悦道,“不相信小师弟?”
  “当然不是!”楚书云不再多言,言多必失呀!
  白子昂虽仅是少品知州境,但神不知鬼不觉地偷拍两张普通人肖像,尚不在话下。
  修行入门为少品布衣境。
  布衣之上知州境。
  白子昂仅比入门略高一境。
  千古以来,世间修行,分为三品九境,从上至下依次为,上品、中品、少品。每一品又分三境,此为九境,从低至高依次为,布衣、知州、九五、荧惑、望舒、羲和、期颐、黄泉、碧落。
  入门为布衣,碧落为至强!
  黄泉境至碧落境中间有一过渡境,世称“准碧落”,此境为黄泉之上,碧落之下,杨念卿便在此境,一只脚已踏入碧落,另一只脚尚在黄泉!
  传说上古有大能,超越碧落境!
  史料有载,碧落之上,超品境,一入超品便成圣,挣脱世间缚,逍遥天地外。史家却说,超品境无史可考。
  坊间传言,妖皇若不计生死,可暂入超品境!
  若非万不得已,没人会脑子抽风,去找妖皇麻烦。
  万年以降,历届妖皇,都被公认为肉身战力的顶点!
  “走吧,去给你买个手机。”林木心情不错,调侃道“我的合伙人怎么可以连个手机都没有!是吧,合伙人?”
  杨念卿耳根红透,羞愧难当,心里咒骂了一万遍杨晓阳!
  “嘁,穷鬼!”楚书云不屑道。
  杨念卿不爽。他可以忍受“合伙人”林木欺侮,却不会惯着楚书云。
  九霄阁大弟子?在杨念卿看来,啥也不是!
  杨念卿“客气”地询问林木,“木姑娘会袒护你大师兄吗?”
  林木摇头笑道,“大师兄本领高强,自然不需我护佑。”
  “甚好!”杨念卿咬牙切齿道。
  只见,杨念卿身形一晃,已擒住楚书云衣领将楚书云拎起。
  楚书云极力反抗,却徒劳无功!
  杨念卿陡然发力,将楚书云投掷出去。
  这一掷,运技巧妙,力大无穷,楚书云身似炮弹,砸穿商场楼顶,去势不减,直冲九霄,倏忽间,不见踪影!
  “捅穿楼顶跑掉的是九霄阁大弟子!”杨念卿扬声道,身音雄厚,穿透层层建筑,直达商场管理室,“冤有头,债有主,商场损失可以找九霄阁算账!”
  “噗……”林木憋不住,别过头偷笑道,“真够损的!”
  她这一笑,看在杨念卿眼里,甚是娇媚,好似雨中花苞,将开未开,朦胧嫩艳……
  杨念卿眼神流转,不自觉就停留在林木胸脯。
  花苞……杨念卿心里赞叹。
  林木发现杨念卿正目不转睛注视自己,羞怒道,“你盯着我作甚!”随后,她注意到杨念卿的视线所及,怒叱道,“登徒子!往哪里看呢?”她越发羞愤,“再看挖你眼珠子!”
  “呃……没,没什么。”杨念卿回过神,慌忙转移话题,“我把麻烦推给九霄阁,你还笑的出来!”
  林木“娇弱”道,“父亲把我‘托付’于你,你才有了合伙人,有了投资。”她咬着牙加重“托付”二字,“你就是这样回报他吗,父亲刚回宗门不久,你就给他找了一笔麻烦,合适吗?”
  杨念卿汗颜。
  出气一时爽,被算账就要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