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契约匠 > 第六章,又见富婆起心思

第六章,又见富婆起心思


  杨念卿路过一个街角,听到胡同里传来细碎的争吵声,像是一对情侣发生了矛盾。
  他来了兴致,闪身去到旁边房顶,单手托头,侧躺在房檐,展开感识,那对情侣的一言一行便犹在眼前。
  女子衣着光鲜,富贵逼人,身段高挑,容颜俊俏,神态高冷。
  男子衣着普通,面相憨厚,微胖,不矮。
  只见,男子恳求道,“我是真心爱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吧。”
  “我们不可能!”女子淡漠地说道,“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我会努力的!”男子诚恳道,“给我三年时间。不,两年时间。不,一年就够!我肯定让你家里刮目相看!”
  “你清醒一些,我们身份悬殊!”女子提高音量,“我们苏家在这临仓州首屈一指,你父母只是普通工人,即便你名校毕业,又能如何?”
  苏家、首屈一指,这两个关键词串联在杨念卿脑海里,很容易判断出,此苏家即是在临仓州被称为“苏钱袋”的巨贾豪门,一州首富,家主,苏守昌。据说,身在临仓州,每一笔消费,最终都会落入苏家,故有“苏钱袋”之称。
  “我已经被州科所招为初级科研员,再给我些时间,一定可以的。”男子不甘道。
  “初级?”女子讪笑道,“你不过是九级而已,距离中级还须跨过三级门槛,我家里不会同意的,别痴心妄想了!”
  州科所,即州城科研所的简称,男子所言应指临仓州科研所。
  狐叶国将科研员分为三个大等级,九个小等级,由低至高依次是九级至一级,每三个小等级跃一个大等级,由低至高依次为,初级、中级、高级。
  高级科研员为稀缺人才,国之至宝。初级,仅是基础人才,苏家乃一州豪门,看不上眼也属正常。
  “你就那么狠心吗!”男子气愤道,“我们四年感情,你就不能再等两年?”
  “四年感情?”女子讥笑道,“学生时代有什么感情?毕业了,也就结束了!”
  “我们四年那么甜蜜,说结束就结束了吗?”男子愤怒道。
  “甜蜜?我不觉得!”女子刻薄道,“我那是看你老实,对我还不错,不像其他男生图我家世。”她揶揄地说,“我正好无聊,想找人解闷,才答应了你的追求。明说了吧,我不喜欢你,你配不上我!”
  此话听在男子耳中,犹如耳畔响起炸雷,就像千斤重锤砸在心口。
  “那……”他极力平静,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乞求道,“我还能再抱抱你吗?”
  “抱完就不纠缠了吗?”女子冷漠道。
  男子伤心地点头!
  “嗯。”女子嫌弃道。
  “谢谢……”男子语带哭腔。
  他靠近她,她闭上眼睛,满脸嫌恶,一副“赴死”的模样。
  他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把头埋进她的长发,贪婪地吸吮她脖颈和秀发散出的香气。
  女子厌恶至极!
  突然,男子面色痛苦、狰狞、纠结!
  从他的手背皮肤下钻出一条赤色细虫!
  杨念卿眉头紧皱,蛊虫?巫族蛊术!此人家境一般,并不富贵,从哪里得来巫蛊?
  巫族蛊术从不外传!需要花费极大代价,才能请动巫族中人帮外人下蛊。
  此男子显然付不起所需代价!
  事出反常必有妖!
  杨念卿凝神细感,细虫通体血红,无眼有口,唇漏尖齿。
  男子满脸疯狂地看着它!
  它钻出男子手背,爬上女子后背,倏忽间,钻入女子后心,隐去不见。
  女子略感不适地“嗯~”了一声,随后眼神迷离,神色恍惚,几个呼吸间又恢复正常,像是什么也没发生。
  “啊,抱太紧了!”她软糯地说,“我喘不上气了。”
  “啊……啊……”男子松开她,挠挠头,腼腆地说,“不,不好意思。”
  “没,没事。”她害羞地说,“想抱,我们回家抱……”
  她对男子的态度前后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巫族禁术,控情蛊?杨念卿在心里嘀咕道。
  “噢,好。那,去我那里吧。”男子温柔道。
  “嗯,好呀。”女子羞涩地低下头,对男子低眉顺眼。
  男子牵起女子的手快步离去,女子跟在男子身侧,像一位娇羞新妇。
  这控情蛊竟这般厉害?杨念卿心痒难耐,想去一探究竟。他略微纠结,是跟上那对情侣还是先去找林木?
  此时,州城内一处特色餐厅。
  林木、白子昂、楚书云,三人围坐用餐。
  “师姐,杨乞丐怎么还不来?”白子昂夹了一块牛肉,抬头问道,“他是不是找不到我们?”
  杨乞丐,是白子昂给杨念卿新起的外号。
  提起杨念卿,林木就来气!
  她瞪了白子昂一眼,愤恨道:“你还挺想他?那你去找他呀!”
  “啊,不是!”白子昂赶紧解释,“我,我不想……”
  “闭嘴吧!”林木气愤道,“吃饱了,去逛街!”她扒拉了两口饭,“掷地有声”地放下碗筷!
  “师姐,我们不等他了吗?”白子昂不长记性。
  “你留下等他!大师兄,我们走!”林木一拍桌子,愤然离去。
  “掌柜的!”楚书云急忙喊道,“饭费已经在线支付,你查验下!”语毕,连忙追向林木。
  “已经收到,客官慢走,欢迎再来……”餐厅掌柜从柜台后探出脑袋,扬声喊道。
  “师姐、大师兄,等我!”白子昂急忙跑出餐厅,追赶林木,“我和你们一起!我们果真不等杨乞丐了吗?”
  林木转身,怒道:“他想找我们有的是办法,头顶这么大个飞行器,随时跟着,还怕他发现不了吗!”
  “师妹,对不起,是师兄考虑不周。”楚书云赶忙补救,“我这就让它回去!”
  只见,楚书云对准飞行器一番比划,飞行器便调头回航,极速远去。
  手势操控,无人驾驶,原路返航。
  身处狐叶国,处处可见其科技底蕴!
  说回杨念卿……
  罢了,跟着那对情侣吧,“苏钱袋”也不缺钱,那位苏家女子定然也是富婆,我若设法救她于水火,再拉她入股,她定会感恩戴德,肝脑涂地,以钱相许吧!他心下有了决断,身形一闪,跟在那对情侣几米开外。
  杨念卿隐匿身形,非期颐境之上,绝难发现!
  那对情侣亲密前行,男子温柔体贴,女子小鸟依人。
  他们路过一家商场,女子害羞地说,“我们去逛逛吧,想送你几套衣服。”
  男子略显尴尬,却没拒绝,“行,我也想给你买条项链。”
  女子懂事道,“不要,我可以自己买。你现在应以事业为重,不能乱花钱,生活开销也不须操心,我家境富裕,负担得起。”她红着脸低下头,眼睛盯着脚尖,没被牵着的那只手无处安放,捻着衣角,羞怯地说,“我们以后住在一起,我会照顾好你的!”
  杨念卿一阵恶寒!
  控情蛊果然威力不俗,干脆造就了一位乖乖女……
  那对情侣携手走进商场,恩爱闲逛。
  只见,他们时而试服装、时而试首饰、时而试梳妆,好一番你侬我侬,良辰好景,美人佳眷。
  犹似书中走出,淑美娇娘配勤恳相公!
  杨念卿跟在不远处,装作顾客购物的模样。
  那对情侣走进一家鞋店,杨念卿状若无意地跟了进去。
  甫一进门,杨念卿便看见了正在逛街的林木,林木同样看到了杨念卿。
  二人四目相视!
  “木姑娘果然在此,让我一番好找呀!”杨念卿先声夺人,厚颜无耻,嘻嘻哈哈道。
  林木转过身,气犹未消,愤然道,“杨公子还知道找来?我还当你发了善心,肯放我们离去了呢!”
  “我心心念念都是木姑娘,买了得体衣服,便火急火燎找了过来。”杨念卿“肉麻”道。
  “是心心念念我的钱吧?”林木揶揄道。
  杨念卿看着她微抬下巴,吐气若兰,虽脸有怒意,却难掩清美。他竟一时晃了神!
  他赶紧摇摇头,将不合时宜的念头从脑海甩走。
  “师妹……”楚书云俯身在林木耳旁,低声道,“我看到他是跟着前面两位进来的。”
  多嘴!杨念卿在心底咒骂。
  “噢?”林木戏谑看向杨念卿,“杨公子还有尾随的嗜好?是了,小女子可不就是被杨公子一路尾随至此!怎么,现在换了目标?那于我而言,真是解脱,谢天谢地!”
  白子昂眨巴着大眼睛,抬头看着林木,“纯洁”地询问,“我观那女子,甚是平庸,姿色与师姐相比,犹如云泥,身旁还有宅男相伴……”他“不耻下问”的模样,惟妙惟肖,“杨乞丐却对此女颇有兴趣,莫非他专爱那他人妻?”
  “哈哈哈……”林木此日第一次观白子昂这般顺眼,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娇笑道,“童言无忌,净说实话!”
  林木心情大好,转头挑衅看向杨念卿!
  她下巴微扬,双眸斜视……
  门口的动静,被那对情侣听了进去。
  男子携着女子回身走来,略有怒意,质问杨念卿,“这位先生,我们素不相识,为何跟踪我们?”
  “巧合而已!”杨念卿打哈哈道,伸手指向林木,“我来找这位姑娘,恰巧和你们前后脚进门。”他伸手指向楚书云,“这位先生,平日里喜欢跟踪陌生女子,便认为别人都和他一样,方才有了刚才所言。”他朝那对情侣抱拳施礼,“误会一场,多有得罪,还请海涵!”
  “你没有跟踪我们?”男子不确定道。
  “自然没有!”白子昂插嘴道,“我师姐美若天仙!他不跟踪我师姐,跟踪你们作甚?”他指了指女子,朝男子撇嘴道,“就凭她?差了我师姐十万八千里呢!”
  杨念卿再看白子昂,顿觉格外亲切、格外可爱、格外顺眼!
  林木憋着笑,歉意道:“我这师弟,尚且年幼,还不懂事,请二位莫怪。为人师姐,是我管教无方,在此向二位赔罪。”说罢,她微微欠身,然后,转向白子昂“责备”道,“不许胡闹,快向二位道歉!”
  “算了。”女子扯了扯男子衣袖,“我看他们不像坏人,我们走吧,去别处逛逛。”
  男子瞪了白子昂一眼,揽着女子的腰肢走出店门。他的手不安分地在女子腰上揉捏,女子娇羞地挽着他的胳膊依偎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