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契约匠 > 第三章 芭蕉湖畔初相遇

第三章 芭蕉湖畔初相遇


  皇室?首席顾问?江湖门派?这些关键词在杨念卿脑海串成一线。他马上明了,此女乃狐叶国名门大派九霄阁掌门的独女。
  九霄阁掌门林照胆是成名已久的上品期颐境强者,与狐叶国议院首席长老、戒律院首席长老同为国内一线战力。
  黄泉之下,期颐境。
  林照胆在不重修行的狐叶国仅比四大护国将军低一境,已是站在金字塔顶端。
  杨念卿心念转动,九霄阁不缺钱,掌门独女,肯定也是富婆,我出来创业,最缺就是资金,那个不靠谱的师父,冻结了我所有账户,搞得我只能流落荒林,现在发现了富婆,就要抱紧大腿,拉她入股合伙创业,她出钱,我出力,完美!
  想到此处,杨念卿心念一动,已从大树上消失。
  空气一阵轻微波动。
  下一瞬,他已现身芭蕉湖畔。
  三十公里,于他不过咫尺!
  湖边凭空多出一个人,那对师姐弟俱是吓了一跳,马上警觉起来。
  男孩摆出了防御姿势。
  女子神色凝重,强装镇定。
  “你是谁,哪里来的乞丐?赶紧走开!”男孩色厉内荏,“告诉你,我们可是九霄阁弟子,在这狐叶国,皇室也会给我们几分面子。”
  杨念卿环顾四周。
  界碑就在不远处,可不是,此处已到狐叶国境内。
  女子满脸匪夷所思,怎么就带了这个傻子出门,他这一喊,把身家全部交代了,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对方,我们很有钱,你赶紧来抢呀!对方之前若没有歹心,听了这话也会起了歹意吧?如今在这荒山野岭,对方来历不明,善恶未知,这个傻子就一股脑交了自己老底,可真够蠢的!
  女子不敢大意,盯紧了杨念卿。
  她清楚,眼前之人很强,就凭他凭空现身的本领,她就打不过,若他真是歹人,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乞丐?”杨念卿自嘲地笑笑,看了看满身黄渍的衣服,讪讪道,“还真是有些像!”
  “公子莫怪,小孩不懂事,公子不要与他一般计较。”女子赶紧打圆场,凶了男孩一句,“你给我闭嘴!”
  男孩小声嘀咕,“我已经不小了。”
  女子瞪了一眼,他就赶紧捂住嘴巴。
  “呵,没事。”杨念卿摆摆手,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途径此地,听到这边有争执,便赶来看看。”
  杨念卿已三五日未修边幅,须发不整,衣衫邋遢,他这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在那对师姐弟眼中,就显得面目可憎了。
  “我们师姐弟并未争执。”女子轻声道,“我教育师弟的声音大了些,影响了公子,实在抱歉,这里就不耽误公子赶路了。”
  这是“送客”的意思!
  “不耽误!”杨念卿厚颜无耻道,“相逢即是缘分,何不交个朋友,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女子脸显怒意,却不敢发作。
  男孩初生牛犊不怕虎,“你这个臭乞丐,哪配知道师姐芳名,还想和师姐交朋友?呸!”
  “好臭!”杨念卿在鼻前挥了挥手,瞬间出现在男孩旁边,像拎小鸡一样把男孩拎起一把甩向芭蕉湖,“嘴这么臭,去湖里洗洗吧。”
  男孩“扑通”落水,呛了一大口,狼狈爬上岸。
  “姑娘如何称呼?”杨念卿加重语气,再次问道。
  女子感觉嘴苦,朱唇微张,想要随便报一个绰号。
  杨念卿转头看向她,她看到杨念卿的眼睛,那双眼睛像有魔力,仿佛能看穿她。
  她心知此人感识强大,不能说谎,便如实道,“小女子林木,是九霄阁弟子。”言毕,试探道,“敢问公子来自何方?”
  “林木,好名字!”杨念卿拍马屁道,“人如其名,木秀于林呀。”
  “你是何人?”男孩不长记性,插嘴道,“师姐已告诉你名号,你为何还不自报家门?”
  杨念卿看了男孩一眼,吓得他后退两步,缩了缩脖子。
  男孩可能感觉弱了气势,便又逞强地前进两步。
  杨念卿坏笑道,“洗了洗,嘴巴是干净多了。要不再洗洗?”
  “子昂,过来。”林木赶紧把男孩拉到身后,对杨念卿说,“这是我师弟,白子昂,年纪还小,方才十五,多有冲撞,还请公子不要与小孩子计较。”
  “无妨!”杨念卿摆摆手,“挺白净的男孩,就是长了张嘴。”
  白子昂“哼”了一声。
  林木回身敲了他一板栗,厉声道,“你别说话了!”她转向杨念卿,再次问道,“敢问公子来自何方?”
  “我刚从玲珑城出来。”杨念卿答道。
  “你是玲珑城的人?”林木惊疑道,一般报来历都会报名号,诸如“小女子林木,来自九霄阁”这样,可眼前此人只报来历,不说名号,也忒无赖了,她咬着嘴唇恨恨道,“敢问公子姓名?”
  “噢……”杨念卿仿佛恍然大悟,“我叫杨念卿!”
  玲珑城杨念卿?林木在脑海中检索。她是狐叶国天之骄子,学贯古今,对各方力量都有了解,却从未看到过关于“杨念卿”这个名字的记录,想必不是名门之后。
  林木撇撇嘴,试探道:“不知杨公子这是要去哪?”
  “我就是来这里呀,我来找木姑娘。”杨念卿无辜道。
  “我们素不相识,师姐姓名,你也是刚刚知道,却说来找师姐?你这个登徒子,好生无耻!”白子昂忍不住道。
  “聒噪!”杨念卿言毕,白子昂已被扔入湖中。
  白子昂又呛了一口水,再次狼狈上岸。
  林木从始至终未看清杨念卿如何出手,身后的师弟就毫无征兆的被扔了出去,再看杨念卿,仍站在原地,仿佛从未动过。
  林木提高警觉,不敢大意,“不知杨公子找小女子何事?”
  “有要事相商!”杨念卿道。
  “你个臭乞丐能有什么要事?”白子昂不服气道。然后,他再次被扔进了水里。
  林木脸色难看,“子昂年幼,口无遮拦,还请杨公子见谅!”
  “噢,口无遮拦?”杨念卿怪笑,“莫非木姑娘也觉得我像乞丐?”
  “啊,不是!”林木赶紧转移话题,“杨公子找我有何要事?不妨说来听听。”
  “方才听闻木姑娘想闯荡江湖,我有一件能让木姑娘扬名立万的好事!”杨念卿抛出“诱饵”,循循善诱。
  “你偷听我们讲话?”林木越发警觉。
  “是木姑娘说话声音太大,它们自己跑到我耳朵里的。”杨念卿不要脸道。
  “打扰了杨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林木咬着牙说。
  “不碍事。”杨念卿顺杆往上爬,“我方才所说,木姑娘以为如何?”
  “有这种能扬名立万的好事,你自己不去,能便宜我?”林木发出灵魂拷问。
  “大家都是朋友,我们一起吗!”
  “什么好事?”
  “我有一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现邀木姑娘入伙,我们共襄盛举。”
  “噢?什么技能?”
  说道此处,杨念卿蹲下身拔了根草叼在嘴中,抬眼看着林木。
  林木感觉自己被他看透了,直看到心里去,自己的心思好像被他洞若观火。
  她大惊,在心中盘衡,自己的修为在狐叶国年轻一代中也算出类拔萃,仍被他一下探到心底,这份感识功力,是她万万不及的。
  “你很惶恐啊!”杨念卿啧啧道。“行了,别瞎猜了。”他说,“我从小不学无术,大家都在拼命修行,我却不务正业,一门心思放在男女情爱上,想要解救天下痴情人。”
  林木腹诽,“不务正业”都有这般修为吗?这是自谦吗?这是炫耀!
  “然后呢?”她问。
  杨念卿站直了身,双手负后,面向湖泊,气势流露。这一瞬,整张湖面霎时平静无波,湖岸风停树静,落针可闻。他柔声道:“我以感识入道,师父说,我的道,非常道。我心有所悟,这世间男欢女爱,情恨悲苦,无非是某种情感契约。契约,可以更改,才有了始乱终弃,离愁别怨。男女间的这种契约,线索微弱,极难捕捉,却最是绊人肝肠。而我,能剪断这种契约,使得男女之情,再无怨恨!”
  语毕,杨念卿气势暴涨,芭蕉湖顿时波涛怒起,大浪拍岸,仿佛整张湖面都被煮沸了,一时间狂风大作,雷声隆隆。
  稍许,又复归平静。
  白子昂看傻了,这份修为已不在师父之下了吧,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此神通?
  林木像听天书一样,她听不懂,可眼前的异象却看得懂。
  她心中悲苦,此番异象都是眼前这个负手的男人心潮澎湃之下的一念之举,一念之间使天地变色,山湖沸腾,这份修为已在父亲之上,他如此年轻,却有这般修为,到底什么来历?如今,找上自己说这些奇怪的话,又有何用意?他大展修为,这般作态,意欲何为?
  这江湖的水也太深了吧!林木感到恐惧,只想逃离。
  她一点都不想闯荡江湖了。
  她感觉江湖好危险!
  此时,她真切地觉得给皇子当帝师是极好的。
  白子昂从震撼中回过神,马上赴死似的扑向杨念卿,“师姐,快走!”
  白子昂不过是少品知州境,于修士来说,刚刚入门而已。
  他自知不敌,只为拖延时间。
  他使出生平所学,于半空中侧翻滚落,一记狠辣至极的撩阴腿直取杨念卿下体。
  “白痴!”林木急忙抓住白子昂,在身前捏爆了一个白色丸状物。
  只见,空间波动,林木和白子昂已原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