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顾少的掌上娇妻 > 番外-我是不是错乱了

番外-我是不是错乱了

而后顾琛就看到了一股子冲天的金光,自己的灵体,不由自主的就跟着那道金光走了。
  在金光里面看到了殷凝。
  紧接着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掉下来的时候,顾琛是把殷凝放在上面,自己垫在下面的,所以顾琛比殷凝回来的还要早一些。
  当他看到化验单子上的胃癌,已经变成了胃溃疡的时候,激动的心情一点都不比殷凝少。
  “来,把这个药吃了,我们就回家吧。”顾琛手里面拿着治胃溃疡的要,还有一些维生素之类的东西,都是医生吩咐,要按时吃,和最好吃的。
  殷凝还处于呆滞的模样,就像是一只正在吃东西的龙猫一样,无论谁给她什么,她都会紧紧的拿住。
  “啊,好……”殷凝呆呆的接过来水,慢慢的喝了一口,却含在嘴里忘了咽下去。
  顾琛不禁皱起眉头,心中暗道,他要不要回去找那个帝王模样的人理论一下?
  怎么觉得自己媳妇儿好像是傻了呢……
  “宝贝,慢慢往下咽,别呛到。”顾琛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去走了一趟,所以说话都带着几分不吉利的气息,顾琛刚说完,殷凝就直接呛到了,咳嗽了半天,才缓过来。
  死过一次之后,似乎就更加珍惜生命了,不仅仅是自己的,还有别人的,尤其是自己爱着的人的。
  殷凝咳嗽,顾琛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她身边,轻轻的帮她抚着后背。
  “怎么样了?还难受吗?”顾琛关心的问道。
  殷凝用十分诡异的眼神看了顾琛i眼,她怎么觉得,这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呢。
  看着殷凝的神色,顾琛却依旧十分的淡定。
  “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不然的话你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病要是不好的话,你就一直都不能吃那些那想吃的东西了,也不能去看咱们的宝贝了,咱们的宝贝那么可爱,万一要是被你传染了,你难道不会内疚吗……”
  殷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男人,这个人真的是顾琛吗?
  为什么觉得他更加墨迹了?
  以前顾琛是不会说这么多话的,难道这其中出了什么不得不说的乱子吗?
  殷凝这么想着,药已经不知不觉之间被咽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原因,她竟然觉得这个药没有印象里面的那么苦,甚至还带了那么一点点的甜味。
  当然她不会去问顾琛,因为如果问顾琛的话,他一定会说一串的长篇大论。
  看着殷凝吃完了药,顾琛又带着她去做了一次坚持,基本所有指标都正常,除了有点偏瘦以外,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之后要按时吃药注意身体,不要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可以了。
  顾琛一一记了下来,然后带着殷凝回家。
  从医院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殷凝还有一种魔幻的感觉,她始终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是事实告诉她,这一切就是真的。
  很有可能她之前发生的那些,才是做了一个梦。
  结果一个梦醒来,她因为错乱,所以就失忆了。
  殷凝给自己找了一个十分完美的理由,想了一会儿殷凝不禁笑了出来,她觉得自己的这个思想,都可以去做走近科学了。
  车子一路开到了别墅里。
  殷凝趴着窗户往外看,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我们不是住在酒店吗?为什么会回到别墅里?这不就相当与告诉顾家的人,我们回来了吗?”
  他们回来之前,不是说好了要隐居的吗?
  要是让顾家知道他们回来了,那还隐居什么,不天天去参加晚宴,就已经是放过他们了。
  顾琛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又打开了殷凝的车门,直接把人抱了出来,温柔的说道:“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光明正大的隐居。”
  殷凝听着又笑了起来,光明正大的还叫什么隐居,那不就是退役吗。
  顾琛摸了摸殷凝的头,一步一步冲着别墅里面走了进去。
  他不想再带着殷凝跑了,经过这一次就已经够了,如果以后殷凝再出什么事情,他不会原谅自己。
  进了别墅,殷凝就有一种困倦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回到了家,就觉得有安全感的原因。
  顾琛也没让殷凝强撑着,把她放在床上就让她睡了过去。
  睡梦里的殷凝一会儿皱了皱眉头,一会儿又带着笑容。
  她又梦见了那一束金光,之前的事情,在梦里好像是又发生了一遍一样。
  殷凝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片漆黑,不禁心里一慌,大声叫道:“顾琛,你在不在!”
  难道她刚刚的一切都是梦?现在又变成了现实,所以她现在是在地狱?
  这么想着殷凝害怕的都要哭出来了,人可以毫无畏惧的经历第一次,但是经历第二次的时候,心里面总是有点难受。
  “怎么了?”顾琛的声音从洗漱间传来,不一时,洗漱间的门被打开,顾琛头上还顶着泡沫,披着一件浴袍就走了出来,顺便把屋里的灯全部都点亮。
  殷凝看着这个属于阳间灯火,不禁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事。”
  看来真的是她错乱了,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她也不是胃癌,只是简简单单的胃溃疡,不过是一个梦给自己做傻了。
  这么想着,殷凝甚至还自动把那三天的事情脑补了出来,越想越相信,是自己不小心失忆了,但是还记得一些细节。
  顾琛在浴室里冲下了一身的泡沫,走了出来,看着躺在床上傻呆呆的殷凝,唇角勾起一抹微笑,慢慢的吻了上去。
  “诶!你干什么!我还是病人呢!”殷凝愣了一下,不仅笑着说道。
  顾琛轻轻的亲了请殷凝的嘴角,十分认真地说:“你是我的妻子。”
  殷凝也跟着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道:“对对对,我是你的妻子。”
  翌日,中午时分。
  殷凝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刚要说一声进来,就听见了外面似乎已经有人应答了,摸了摸床边,果然顾琛已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