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日娱之大胃王声优 > 247.月哥哥,我要成为你的新娘

247.月哥哥,我要成为你的新娘

“爸爸,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两个丫头说的东西吧。他们一定是被人骗了,一定是……”
  
  由于听到的对话内容太过震撼和梦幻,佐佐木希的身躯好一阵摇晃——试图否定自己的猜想。
  
  佐佐木希很清楚,倘若刚才听到的内容的真的成立,那岂不是说这些日子来她千辛万苦想针对的男人是自己曾今的爱人。
  
  开什么玩笑,这又不是!
  
  已经去世的月怎么可能借别人的身躯活过来。
  
  这不符合逻辑!
  
  这不科学!
  
  “希,先别把一切想的那么绝对。你想一下,西野七濑要被骗可能那么容易吗?”
  
  佐佐木公佑知道要女儿相信听到的这一切,的确是极其困难。
  
  但是从他手上所得到的消息和线报看,目前的消息只有眼镜男神是池上月的转世,才能解释的通,否则西野家和生田家为什么会默许现在这个池上月这么胡来。又怎么解释的通,西野七濑为了接近眼镜男神,甚至愿意给藤原秋日开天价的代言合同。
  
  “…………”
  
  佐佐木希语塞竟发现无言以对。
  
  毫无疑问,想骗西野七濑是极其难的。
  
  自打西野七濑回到了日本化名为池上七濑,但凡是知道其真实身份的人那个不是做了周密的打算去接近和讨好,可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的都被碰的头破血流。
  
  甜言蜜语,装酷耍帅,年少多金,邻家男孩。
  
  各种各样的男子都试图接近过西野七濑,但不一例外的全部碰壁。
  
  毫不夸张的说,西野七濑对已故月的痴心是不下于自己的,如今的西野七濑之所以选择成为声优,也恰恰是为了完成已故月的遗愿。
  
  要是真按照这个逻辑思考,那西野七濑还真的应该是在有十足的把握的情况下才会判断眼镜男神就是已故的月。
  
  见女儿不说话,佐佐木公佑继续分析道:“希,我们从逻辑开始反推,你在好好思考一下,事实上,这个池上月出现后他所做的一切。你觉得这是一般男人能做出来的吗?在二十岁刚出头的年纪?”
  
  佐佐木希摇摇头。
  
  “同样再听聊天内容,刚才内容里是不是还说,这个月其实还是dark。你想一下,你觉得一个才二十岁左右的男人可能即精通音乐精又精通计算机吗?”
  
  佐佐木希继续摇头,但潜意识已然联想到了什么,身子不由的开始再次摇晃。
  
  “再然后最后,你觉得这个池上月是为了追逐西野七濑,而故意接近她吗?……显然不是。无论是当众拒绝,还是公开自毁,没有一条是为了追逐西野七濑的。再然后你在想一下,他还故意的把《少年》全免费发放。为什么?就为了搏一个好名声?你觉得合理吗?显然不合理。你好好想想,这是不是可以认作是月想抛开过去!不想要曾今的一切!”
  
  “爸爸,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佐佐木希抬手制止父亲的继续解释,在这一连串反向论证后,她即使不想承认都必须承认。
  
  当眼前的一切有了眼镜男神就是已故月的这一基础事实后,一切的谜团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按照父亲的意思,显然是原来的相泽旧一和月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才会创造出了现在的眼镜男神。
  
  “那他为什么不想要曾今的一切?为什么?”
  
  佐佐木希侧头看向屋内的一个相框,相框里放置的她和已故月的最后一张合照。
  
  那是她第一次获得日剧最佳女主演时候,月和她一起合照的。
  
  以前的一切那么美好,为什么月不回来拿回呢?
  
  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
  
  佐佐木公佑点点头,解释道:“你想想刚才的音频,西野七濑是不是还说,现在月的记忆是残缺的,还没回复。由此判断,他的重生应该是不完整的……而且你觉得要拿回谈何容易。你觉得池上海逸那老鬼可能把拿到的又吐出来吗?更何况你觉得月是那种为了钱和自己亲人刀剑相加的人吗?”
  
  佐佐木希点点头,又一番沉吟后,到“爸爸……那你和我说这么多想要我做什么?请您直说!”
  
  佐佐木公佑严肃了一下神清,说:“帮我去摸一下这个月的底子。虽然从现在的事实看,他无疑就是月。但不排除对方是设了一个局,骗了西野家和生田家的丫头。所以对于月最了解的你,我需要你帮我去验证一下。倘若他真的是,爸爸希望你能完成以前的心愿。然后把他带到爸爸这。爸爸的身子你也知道……咳咳……我需要人帮我……”
  
  言罢,中年男人略带无力干咳了两声。
  
  而看着自己的老父如此语重心长的嘱托自己,佐佐木希不禁波光流转的回忆起了这十多年来,父亲为自己和月操劳的一切。
  
  他的父亲佐佐木公佑,一个为了已故的月操劳了十多年的男人。
  
  已故的池上月,在日本的二十几家酒店现在亦是由佐佐木公佑打理的。
  
  当年的父亲和月一起白手起家,因为辛勤,外加被月信任,如今在整个日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再加上,这些年来佐佐木家借着已故月的故去,在N站和aks等相关池上家的产业还占据了愈发多的实权职位。
  
  现在的佐佐木家,虽然没nsk三雄那般出名,却也在日本的社交圈里有着极大的名声。
  
  因此,如果有眼镜男神这样的人才作为继承人。
  
  父亲的的确确可以省力不少。
  
  但如果要成为佐佐木家的继承人,那自然要娶了自己,成为佐佐木家的男主人。
  
  毋庸置疑,这件事同样也是全日本男人都想要完成的愿望。
  
  只是想娶她又谈何容易。
  
  在有了月那样的先例后,她这几年对于一切男人的追逐同样是冰冷无视。
  
  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随着那个人的离开一起去了天堂。
  
  可现在,父亲的这番话却赫然点燃了她已死的心境。
  
  【爸爸希望你能完成以前的心愿】
  
  我的愿望是什么?
  
  女孩闭目回忆,不仅回到了2002年初中毕业时,当着学校众人面对男孩大声告白的场景。
  
  当时的她鼓起勇气,对台下的池上的哥哥宣布了自己主权。
  
  “月哥哥,我的愿望是成为你的新娘,你要等我哦!”
  
  想及此处,女孩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