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斗罗之魂骨少年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瀚海拍卖会 二

第二百一十六章 瀚海拍卖会 二

“这就是上好的瀚海蓝银!我们从大海漏里牺牲了五名潜水员才打捞上来的一块珍惜金属,起拍价,五千金魂币,现在拍卖开始”阿德勒高声说道,这个东西虽然不会拍卖出太高的价格,但是贵在沉稳不会流拍。
  
  “八千金魂币。”一个壮硕的中年男人坐在黑色区叫价道。
  
  “一万金魂币。”李莽立即跟上,他可不想错过这个东西,哪怕自己不用送给唐三也好啊,这可是制作暴雨梨花针的主要材料啊。
  
  “一万五,不知上面那位贵人可否给我庚辛城一个面子啊。”那个中年男人说了一句。
  
  “两万……”李莽说完,就把楼高送给他的那枚牌子扔了出去,牌子嗖的一声飞到了中年男人的手里。
  
  “这……得罪了。”说完,中年男人给李莽行了一礼,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二楼敲响了李莽竞拍室的门,然后恭敬的双手捧着牌子递给了李莽。
  
  这个时候阿德勒已经落锤了,深海沉银就算是彻底归了李莽了。
  
  接下来又拍卖了十几件拍卖品,渐渐的奴隶也加入了拍卖的行列,当然这些奴隶都是肤白貌美又特殊的美女,因为这些美女,拍卖场迎来了几个小高潮。
  
  但是这些奴隶对于李莽而言,毫无意义,李莽都懒得去看。
  
  “接下来这件拍品是我们压轴的三件拍品之一,那就是一块五千年的海魂兽头部魂骨,起拍价20万金魂币!”阿德勒激动的满脸通红,而李莽坐在二楼尴尬的看着一楼大厅里看见魂骨嗷嗷叫的人。
  
  现在的李莽走在路上看见五千年的魂骨躺在地上他都不乐意去捡,更何况现在的李莽制造出来的魂骨直接就是一万甚至两万年的魂骨,千年的李莽想做都做不出来。
  
  这场拍卖会通过一块千年魂骨进入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高潮,台下的人和二楼的人都开始疯狂的叫价,最终被一个魂斗罗以80万金魂币的价格拍下了这块魂骨。
  
  “恭喜这位尊敬的魂斗罗先生拍下今天的这块珍惜魂骨。”阿德勒预计会达到一百万的价格,他还瞟了李莽一眼,看到李莽的毫无叫价的兴趣这才最终落锤,阿德勒多想李莽在叫一下,这样他的提成还能多不少。
  
  “今天第二件压轴的宝物是一瓶深海灵水,众所周知,我们瀚海拍卖会有一片海域,我们在这片海域下发现了这种能够促进魂师修为增长的灵液,由于产量不高,所以今天只拿出来一瓶进行拍卖。”阿德勒骄傲的挺起胸膛,骄傲的向周围的人介绍着这瓶灵液。
  
  李莽的精神力扫过一眼就看明白了这灵液究竟是什么,就是一瓶泡了药材的水,很明显就是人工制造的,李莽看着阿德勒不由得皱起眉头,这么大的拍卖会还骗人,真是的,果然是无商不奸啊。
  
  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李莽也就失去了兴趣,开始研究那株龙须草,龙须草算是天材地宝的一种,必须伴龙而生,每天吸收龙气,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最终诞生出一枚龙珠果,可以大幅度提升龙族的血脉纯净度。
  
  李莽手里的药气储备了很多,把龙须草放进万药图里,然后直接六千年的药气顶上,没多一会龙须草就开花结果了。
  
  一枚红色的圆形的果子缓缓成型,李莽又向龙须草里输入了一缕药气,然后龙须草迅速的化成的灰烬,而龙珠果则是自然下坠,李莽连忙用精神力托住龙珠果,放在逆鳞空间里储存,龙珠果需要保存在龙气中,不然会立刻腐烂,李莽身上拥有龙气的只有逆鳞里了。
  
  这枚龙珠果李莽是给大明准备的,而且李莽还要搭配一些药材一起喂给大明,应该能够促进大明的血脉进化。
  
  “接下来,是今天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也是压轴的拍品,那就是深海宝藏的地图!这地图我就不多介绍了,各位心里都有预期,所以起拍价50万金魂币。”阿德勒歇斯底里的叫道,仿佛此时的嗓子不是他的,台下的竞拍者也异常的有激情,哪怕没钱叫价也会站起来摇旗呐喊,李莽几度以为这是瀚海拍卖会请来的托。
  
  李莽精神力探出,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这个地图,这明明就是一张刚画完一个月不到的一张地图,但是李莽还是把这张地图记了下来,有备无患嘛,万一真的是藏宝图呢。
  
  没多一会,李莽就已经把这张地图完全的复制在自己的脑海里了,精神力缓缓的回到自己的体内,然后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关节。
  
  “大明,二明,咱们该回去了。”李莽笑着说到。
  
  “嗯。”大明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到二明身边毫不犹豫的给二明的后脑勺一个巴掌。
  
  从进入这个屋子到拍卖结束,二明一直坐在地上不停的吃,虽然这里是竞拍室,但是准备的食物是二十个人的量,拍卖会结束的时候,这些食物已经被二明吃的差不多了。
  
  二明嘿嘿一笑,然后咽下去最后一口水果,连忙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跟在大明的身后,三个人走出了拍卖会。
  
  三个人也没多逛街,就回到了自己的宾馆,此时弗兰德三个人已经找到了一群合适的水手,女眷们也已经逛完了街。
  
  “弗兰德先生,您今天休息一夜,明天早上适合出海,我们再出海可以吗?”雇佣而来的船长罗尔德说道,他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身高接近两米,一身的腱子肉。
  
  “好的,罗尔德先生。”弗兰德点了点头同意道。
  
  “感谢您尊贵的客人。”说完罗尔德就离开了宾馆,回去准备出海用的东西了。
  
  “大家好好休息一天吧,明天出发。”弗兰德虽然魂力不是最高的,但是所有人都听从他的安排回去休息了。
  
  李莽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突然三生引响了起来。
  
  “莽哥哥,开门,我来找你来了。”小冰儿的声音里略带着一丝焦急和紧张,李莽诧异皱起眉头,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李莽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就看见蓝冰儿闪身溜进了李莽的屋子里,然后把小脑袋探出去,看了看四周有没有被人发现。
  
  李莽哭笑不得把手放在蓝冰儿的小脑袋上,然后把蓝冰儿按回了屋子里,然后把门关上了。
  
  “莽哥哥,我给你买的衣服。”蓝冰儿献宝似的把一身白色的贵族礼服放在李莽的床上。
  
  “小冰儿,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买衣服了啊。”李莽拿起衣服仔细的看了看,面料剪裁都是大师级别的,看来小冰儿很用心嘛。
  
  “话说,小冰儿,你想看我穿上这身衣服吗?”李莽嘿嘿一笑,把蓝冰儿搂在怀里。
  
  “哼,不要,坏人。”蓝冰儿听见李莽的话后,脸红都红到了脖子上。
  
  李莽看着怀里的人儿忍不住亲了一口,接着,蓝冰儿呀的一声,从李莽的怀里跑了出来,刚准备打开李莽的房门就被李莽用精神力抱回了怀里。
  
  “傻冰儿,你的魂环还没吸收呢,和我进万药图。”李莽拉着蓝冰儿进入了万药图里。
  
  蓝冰儿进入万药图后也顾不得李莽了,连忙跑到冰泉的地方用凉水洗了洗脸,然后就找了个地方盘膝而坐等待着李莽让魂兽献祭。
  
  那根九音寒冰竹早就已经到了15万年的极限,李莽精神力一动,替代九音寒冰竹的灵魂,对蓝冰儿进行了献祭。
  
  九音寒冰竹渐渐由蓝色成了灰色,然后一枚血红色的魂环出现在九音寒冰竹的身上。
  
  蓝冰儿盘膝而坐,武魂自动出现在她的手里,极冰松雪琴。
  
  红色的魂环缓缓的从蓝冰儿的头顶向下飞去,最后消失了。
  
  蓝冰儿的极冰松雪琴的一根琴弦突然变成了蓝色,晶莹剔透的线。
  
  而九音寒冰竹身体里的魂力则被李莽锁在竹子里,李莽趁着蓝冰儿吸收魂环,用唐刀把九音寒冰竹砍了下来,然后用常春炎对齐进行灼烧炼化,渐渐的碗口粗细的竹子缩水到了一指粗,长度也由十几米变成了一米,刚好做一根笛子。
  
  李莽把九音寒冰竹收回魂导器里,然后看着盘膝而坐的蓝冰儿,笑了笑,然后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突然,蓝冰儿把古琴放在腿上,一双玉手开始轻轻的拨弄琴弦,一阵阵美妙的琴声从蓝冰儿的手里飞了出来。
  
  李莽闭着眼睛仔细的聆听着蓝冰儿的琴音,李莽听出了蓝冰儿的心声,此时的蓝冰儿很高兴也很害羞,她喜欢待在自己喜欢的人的怀里。
  
  李莽听着听着就笑出了声,九音寒冰竹竹有九音,出现的魂技会和吸收魂环时候的心情有很大的关系。
  
  刚刚蓝冰儿被李莽弄的心里小鹿乱撞所以获得魂技就和心动有关系。
  
  “第四魂技,恋人。”蓝冰儿一曲弹完,骄傲的扬起小脑袋,笑嘻嘻的看着李莽。
  
  “小冰儿,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李莽一点一点的向蓝冰儿靠近。
  
  “呀,不要,以后结婚了才可以让你胡来,现在不行。”蓝冰儿看着坏笑的李莽连忙跳了起来,然后蹲在茅草屋旁一根柱子后探出头和李莽说道。
  
  “哈哈哈,过来,小冰儿,不闹了,我答应你,结婚以后再说。”李莽乐的前仰后合的。
  
  蓝冰儿看着李莽的样子气鼓鼓的来到李莽的身旁小脚踢了李莽屁股一下。
  
  “对了,小冰儿,你的第三魂技是什么啊。”李莽一把把蓝冰儿搂在怀里,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哼,那你就做我第三魂技的第一个试验者吧。”蓝冰儿一提到自己的第三魂技就再一次骄傲的扬起小脑袋,从李莽的怀里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一旁的一块大石头上,武魂极冰松雪琴放在腿上,手指开始轻轻的拨动琴弦。
  
  琴声清净悠扬,苍茫清冷。
  
  李莽闭上眼睛感受着蓝冰儿琴音里的意境。
  
  突然李莽浑身一颤,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李莽竟然出现在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里。
  
  “莽哥哥,这里是我的大梦空间,嘻嘻,接下来我要问你一些问题,答对了才能出去哦。”蓝冰儿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了过来。
  
  “问吧,小冰儿。”李莽嘿嘿一笑,精神之触瞬间铺开,但是李莽竟然惊奇的大小自己的精神之触不够用了,竟然摸不到这个大梦空间的边。
  
  “你当然摸不到了,百万年魂技,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乖乖答题吧,嘿嘿。”天梦哥从李莽的身上跳了出来,一个萌萌的大眼正太。
  
  “莽哥哥,你喜欢过别的女孩子吗?”蓝冰儿调皮的问了一句。
  
  “当然有啊。”李莽怪笑着说到。
  
  “莽哥哥你……”蓝冰儿很生气,但是当她看见李莽的笑容突然明白了,那个女孩就是自己,然后就又开心的笑了起来。
  
  “那以后我们俩结婚了,时间久了你会不会讨厌我啊。”蓝冰儿想了想问到。
  
  “当然不会,我讨厌你什么啊,我这辈子都只会喜欢你一个人。”李莽笑了笑说道。
  
  “那我和你老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蓝冰儿怪笑的声音在李莽的耳边响起。
  
  “傻丫头,我有精神之触啊,就算掉河里一千个人我也能同时救上来。”李莽苦笑着说了一句,这种送命题在李莽面前简直简单的不要不要的了。
  
  “看来妈妈给我的题都好简单啊。”蓝冰儿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这些问题都是李沧澜让蓝冰儿问李莽的。
  
  “傻丫头,无论岁月更迭,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岁月能磨灭的只能说我们的容颜,爱你的这颗心是不会被时间所改变,乖,这辈子,就是你了。”李莽低头想了想,然后轻轻的向前迈了一步,双臂张开虚空一搂,就把还在思考的蓝冰儿搂在怀里。
  
  蓝冰儿仰起小脑袋,看着李莽深情的眼睛,不由得脑子一片空白,李莽低下头,两个人……
  
  一分钟后。
  
  “你还太小了,等结婚以后再说吧。”李莽笑着摸了摸蓝冰儿的脑袋说道。
  
  两个人就是亲了亲没干别的,真的,李莽15岁,蓝冰儿12岁,两个小屁孩啥也干不了,别瞎想,我们要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