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帝尊奶爸闯花都 > 第七百一十九章 钓鱼

第七百一十九章 钓鱼


  但在即将融入的那一瞬间。
  徐来识海翻滚,硬生生震碎了耳畔的大道之声,强行打断入道并清醒过来。
  他眼疾手快的拿出一个玉瓶,将眉心处的六滴金色液体装入其中。
  这是灵株精血!
  徐来眼中爆射出精光。
  灵株有灵。
  自然也会有精血,每一滴都价值连城。
  像百万载年限的灵株遇到危险时,便会口吐精血为自身创造逃生时机。
  而白雪花的精血更加恐怖,能让任何境界的修士直接进入入道状态。
  不同于修士的逆天而行,天材地宝是顺应天道而生。
  比如像白雪花。
  它根本不需要与命运做斗争,什么也不需要做。
  只要扎根于无垠之海内,就能一直成长,并能轻松活到一万载,十万载,百万载,然后成为一方禁地之主。
  其他天材地宝同样如此。
  只要不被采摘或被吃掉,再稍微有一点点气运,它们就能拥有堪比帝境强者的寿元。
  翻阅仙域历,能拥有百万载寿元的,无非是一百位帝境。
  可这一百位帝境。
  又有多少是真正能够寿终正寝的?
  屈指可数!
  但百万载圣药的数量,绝对是一百的十倍以上。
  像十万载的灵株、二十万载的灵株更是数不胜数,更别提还有大量五十万载以上的灵株。
  从二十万载寿元开始,便是超越准帝境的寿元。
  好在世间是公平的。
  天材地宝拥有恐怖的寿元,却被剥夺了修炼的权利。
  白雪花幼年时被魔剑无正断成三段,本就孱弱的自保能力更是一分为三。
  哪怕它存活了一百纪元,是真正的活化石,保命手段也没有几个。
  能席卷方圆百万里的妖风。
  能冰冻仙尊与准帝的飘雪。
  能让帝境入道的精血。
  然后就没了!
  所以当妖风与雪花无法对徐来造成伤害后,白雪花为了逃离此地,只能忍痛吐出精血。
  一口气吐了七滴。
  其中六滴是为了让徐来入道!
  可是千算万算。
  白雪花怎么也算不到,这一世的帝境竟然能抗拒它‘精血的诱惑’,强行中断入道状态。
  也因此。
  白雪花无法挣脱徐来的神念操控,依旧被牢牢束缚着,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
  徐来也没想到。
  白雪花为了逃竟然舍得七滴精血。
  论珍贵程度,精血丝毫不啻于白雪花叶子上托着的白色灵果,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要更胜一筹。
  徐来将六滴精血收入储物空间中。
  然后扬了扬手中的无正剑:“再敢跑,我就用这把剑把你再斩成三段。”
  “……”
  白雪花因吐了太多精血,看上去有些萎靡不振,叶子无精打采的耷拉着。
  本就折了半条命。
  再被切成三段,怕不是当场去世。
  在徐来的威胁下,白雪花哪还敢折腾?
  它是一动也不敢动。
  当然。
  被帝境神念捆缚住,它除了摇晃下叶子也动不了。
  “唰!”
  徐来掐诀。
  方圆十万里禁地多了一层屏障,非他允许,任何生灵无法进入其中。
  他要为燕春风护道!
  融入白雪花的一滴精血并入道感悟,这可是天大的造化,徐来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
  一天。
  两天。
  三天。
  一转眼过去了一星期。
  “轰隆隆”
  禁地上方有雷云闪烁。
  半个南方仙域上空都阴了天,其中以徐来所在的禁地核心区域最为恐怖。
  七色惊雷炸响。
  盘膝坐于虚空中的徐来看去,这是准帝劫!
  本就仙尊巅峰的燕春风,莫非要一鼓作气踏入准帝境?
  在徐来准备离开此处,为第四神将腾出渡劫地之时,她睁开了眼睛,然后空中的劫云消散。
  “不渡?”
  徐来有些意外。
  “没有万全准备。”
  燕春风轻轻摇头。
  仙尊巅峰入准帝,可以说是十死无生。
  只有渡劫成功踏入准帝与渡劫失败身死道陨两个结局,燕春风想再等等。
  徐来点头,不再多说。
  他虽是帝尊,却很少对天庭神将或者天兵们的修炼指手画脚。
  更从未告诉过他们应该如何如何修炼,如何如何渡劫。
  徐来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赠送他们天材地宝或者神通术法,然后离开。
  除非修炼到走火入魔,否则少有多嘴时候。
  倒不是藏私。
  而是怕将手下指引上歧途。
  毕竟帝境的修炼方法并非适用于每个人,强行修炼可能适得其反。
  尤其踏过神桥燃烧万丈运烛成为尊者境开始。
  不论任何种族的修士,都要走出一条独属于自己的路,感悟属于自己的道。
  ……
  燕春风很开心。
  没想到跟着帝尊来到禁地中,竟阴差阳错得到了一滴白雪花精血,还入道了。
  踏入准帝境只是最显眼的好处,更多的还是延寿。
  燕春风隐隐有种感觉,那一滴血能为她延寿至少五万载,所以她并不着急踏入准帝。
  得到好处。
  燕春风更加温柔。
  葱葱玉指捏着白雪花一片晶莹剔透的叶子,她弯起月牙般的眼睛。
  的确如她想象的那样,摸起来很舒服。
  燕春风主动安抚道:“别怕,帝尊人很好的,”
  “簌簌簌”
  白雪花颤动叶子。
  燕春风翻译道:“帝尊,它说愿意送出三枚灵果,换取自由。另外它请求您把剑收起来,它害怕。”
  “真是这把剑斩的你?”
  徐来目光闪烁:“那个叫做顾岩的巨人来自哪里,是不是……彼岸。”
  彼岸。
  那位撑着小舟漂在黄泉上,自称摆渡人的老者曾说过这个地方。
  黄泉老者还曾感慨若能与徐来在彼岸相遇该多好。
  可惜。
  黄泉老者却不肯说彼岸在何方。
  “簌簌簌”
  “它不知道,它说自己只拥有这一轮回的记忆。在这之前的记忆,在另外两株白雪花身上。”
  “……”
  徐来不再说话。
  歪着头打量着白雪花。
  徐来实在很难想象,这株只有一米高看起来十分稚嫩的植物竟然活了一轮回。
  他忽然笑了:“你想不想与另外两个兄弟姐妹团聚。”
  “……”
  白雪花瑟瑟发抖。
  它看到这位人族大帝的笑容与话语,心头涌现强烈的不安。
  但它又不敢说不。
  或许对其他修士而言它是禁地之主,在在徐来面前它就是待宰羔羊。
  是生是死全在对方一念之间。
  “帝尊,您要做什么。”燕春风神色古怪。
  “钓过鱼吗?”
  “有好久了。”
  燕春风回忆道:“大约两万年前与白泽神将一起钓过鱼。”。
  “你说,用它做饵,能钓来另外两条鱼吗?”
  徐来一指眼前的白雪花,笑容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