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快穿渣男洗白论 > 被拐来的女孩 1

被拐来的女孩 1


  杨正这一生和周小鸽也是相亲相爱,没有红过一次脸,同时冉景煜和崔艺龄也是一样,没有谁再提起当初的事情。
  当杨正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破烂不堪,而他自己躺在了一张‘床’上,也不能说是床,就是土堆砌出来的,家里面的情况真的是一眼就可以看个清楚。
  杨正起身,走出了屋子,外面有一个牛棚,院子不像是院子,只是土堆堆成。
  杨正重新回到了屋子里,接收这个世界的记忆。
  这里是楼葫村,处于偏远的山区,村子里很穷,甚至还属于原始社会一般,男耕女织的生活。
  可是,这个村子里的女人很少,毕竟在这个村子里,每个人的思想都是重男轻女,只有男人才能算得上人,女人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一个物品。
  可是,繁衍后代在他们心里,是一件人生大事,可是村子里的女人跑的跑,逃的逃,最后村子只能通过和村外的人。
  买来的女人可谓是三六九等,价格也不一样,最贵的也是一万块钱左右,这一万块钱,很有可能就是一些人半辈子的存款。
  还有的人家,男人多的,直接娶一个老婆,这种事情,大家根本不在意,就像是普通不过的常事一般。
  原主也是这个村子里的一份子,他和其他人也是有些不一样的,原主的父亲之前出去务工过,在工地上也看过外面的世界,也了解到了自己所在村子里的落后,有些观念的不合法。
  所以,再教育原主的这件事情上,还是有些感慨的,原主父亲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原主能够拜托现状,走出大山。
  但是,在这个村子里,几乎十五六岁的时候,男人都应该娶了老婆,而原主因为父亲的期望,一直没有行动,但是在原主二十二岁这一年,他的父亲病重。
  而在这个村子里有个忌讳,就是如果家里老人过世之前,孩子没能成家,那么这个老人的灵魂将会不得安宁,甚至是化成厉鬼。
  即使原主和村里人略微不同,但是怎么说,也是土生土长的楼葫村的人,所以,原主只能把心思打到了买一个老婆这上面来。
  原主长得很是白净,根本不像是村子里的人,即使是每天下地干活,原主也是依旧。
  因为每隔一段时间,那个人就会过来。
  原主第一次来这个地方,还是有些紧张的,平时下地干活的时候,那些村里的男人也是各种的话。
  哪个媳妇屁_股大,哪个媳妇……
  每每这个话题,原主都是尽量躲开。
  这次来,原主一眼就看到中间人后面的一个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一脸的胆怯,和其他那些满眼绝望的女人来说,这个女孩儿的眼睛让原主喜欢。
  最后,原主用自己之前存的,在加上原主父亲给的东凑西凑,出了一万二交给了那个中间人。
  将女孩儿带回家后,原主才知道这个女孩儿是个大学生,还没毕业,是被骗过来的,希望原主可以放了她,之后必定会把钱还给他。
  可是,原主第一眼就很喜欢这个女孩儿,再加上从小就接收到了教育熏陶,他根本不会放了女孩儿。
  不过,原主也没有和其他那些村里人似的,直接动手开打,甚至把女人关到了牛棚里去住。
  原主让女孩儿住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且还会做好饭端给女孩儿,只有一点儿,女孩儿不能走出这个愿意。
  只因为,原主害怕女孩儿跑了,这么多年的积蓄,再加上这是自己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女人,原主也不愿意方形。
  后来,又一次,趁原主不注意,女孩儿想要逃跑,被村里人发现,直接通知了原主,原主一下就把女孩儿抓了回去。
  抓回去后,原主就把女孩儿带到了其他人家,这一刻,这个女孩儿才发现,原来自己现在的生活有多么的幸福。
  和女孩儿一起被卖的那几个,现在几乎个个大着肚子,甚至吃饭睡觉都是在牛棚里,还有几个逃跑的,被抓回来,直接用铁链锁住了,浑身都是恶臭味。
  女孩儿更害怕了,她害怕原主回打她,害怕自己也会成为这个样子。
  原主这一次并没有动手,而是当晚,就睡在了床上,村里那些男人告诉他,女人就必须要让她舒服了,才能够老实,所以,原主希望这个女孩儿能够老实,安安稳稳的待在家里。
  女孩儿也有些绝望了,知道逃不过,所以女孩儿认命的和原主生活了。
  一直到三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女孩儿跑了,此时她已经大着肚子了,可是逃出来之后,女孩儿犹豫了之后,还是选择把孩子打了。
  这三年的生活,女孩儿知道原主对自己是很好的,她甚至也对原主产生了异样的情感。
  女孩儿不觉得自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她知道有些人的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当人遇上了一个凶狂的杀手,杀手不讲理,随时要取他的命,人质就会把生命权渐渐付托给这个凶徒。时间拖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每一呼吸,他自己都会觉得是恐怖份子对他的宽忍和慈悲。
  所以,在把孩子打了之后,她选择了报警。
  女孩儿回到了家里,看到了父母,才彻底的有了真实感。
  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会想起,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男人。
  后来,女孩儿在家人的介绍下,认识了另外一个男人,组成了家庭,而原主也是她内心深处永远的记忆。
  而原主在女孩儿跑了之后,也试图去把女孩儿抓回来,但是当他发现女孩儿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他就放弃了。
  回到村子里,没过多久,警察就找上了门。
  不过很多女人并没有选择回家,毕竟在这个地方,她们有孩子,有了牵挂。
  愿意离开的也有,之后村子里就被强迫去上几天的思想教育课程,而那个贩卖团体也被抓了。
  即便是这样,当没人在关注这里的时候,村子里,只不过这个时候,没人在意了。
  原主却再也没有选择买一个了,在他五十岁的时候,他又出了一次山,找到好久,才知道了女孩儿住的地方,当他看到女孩牵着一个小孩子的手,有说有笑的时候,原主放弃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孩儿露出这样的笑容,很美。
  原主把自己毕生的积蓄通过邮局寄给了女孩儿,自己回了大山,一辈子没有在出来过。
  女孩儿收到那些钱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第一反应就知道是原主寄过来的,看着,那一张张一块五块的现金,女孩儿仿佛回到了自己最绝望的时候。
  那个时候,原主也是这样,拿着厚厚一沓的一块,五块,凑足了一万二。
  女孩儿哭了。
  杨正接收完记忆后,只觉得心口很是压抑。
  这次许愿人是原主,他希望女孩儿可以开心,永远都是那样的笑容,再来一次,他想走出大山。
  杨正看了看家里的情况,又想到原主的父亲现在已经病危,按照村子里的传统,已经被送到了那个房子里,也就是所谓的等死。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传统,杨正知道,自己对于杨父的命运无法改变,即使自己愿意把杨父带回来,杨父那根深蒂固的思想也不会愿意和自己回啦。
  而此时,在村口。
  吵闹声,雨声,尖叫声。
  雷声轰鸣,一个女孩儿下意识地瑟缩着,慢慢恢复了意识。
  在女孩儿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反手用绳子绑在一张木椅上,脚腕上锁着一个重重的铁环,生锈的铁链尽头是床脚。
  外面狂风雷鸣,雨水噼里啪啦地打着破旧的窗户,溅进的雨滴低落在地面,细雨扑面而来。
  潮湿的雨水味,地上稻草和灰尘被雨水打湿,又黏又脏,更别提那些异样的味道。
  女孩儿抬头惶恐地看向四周,红土墙,窄小的房间,破烂的木具,右边墙角那还有堆着几个装着糠的麻袋。
  而且,此刻在女孩儿的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老女人,骨架极大,却没有什么肉,双眼混浊,皱纹挤在一起,正哄着身边的男人
  一个痴呆的男人,流着口水,像个小孩一样叫唤着:“要媳妇,媳妇。”
  “乖啊,二牛,你看,妈这不是正在给你选媳妇了吗!”
  那老女人手一指,指向了这一群女孩儿。。
  女孩儿一个激灵,缩着脖子想往后退,可却动弹不得,我流下泪来,恐惧,耻辱,恐慌,汇聚在心头。
  也是这个时候,女孩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拐卖了。
  这一边,杨正拿起了门口有些破旧的蓑衣,穿上,出了门。
  当他来到这个房子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人正收着钱,乐呵呵的把另外一个两眼无神的女孩儿推给了村子里二牛那个傻子怀里。
  杨正大步上前。
  这个女人一看到杨正,眼睛一亮,她在这附近做买卖,也有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周正的男人,心下顿时有些痒痒。
  杨正抬眼就看到了一旁角落里的女孩儿--吴楚珊。
  “我要她。”
  杨正伸手指向了吴楚珊。
  “杨小子,你这眼光怪挑剔啊,我刚刚一眼也看上那个女人了,不过她太贵了,这女人嘛。”
  村子里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叔,姨呢。”
  “别提那个贱人了,年纪那么大。”
  杨正闻言,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因为这个中年男人的话,其他的几个女孩儿彻底的害怕了,她们不知道接下来她们即将面临的事什么样的人。
  “呦,小伙子,面生啊,这么大的年纪,第一次来吧,看看,看好了,姨给你优惠。”
  杨正看着年前这个老女人,有些卑鄙,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我就要她。”
  这个老女人一听,可高兴坏了,这个女孩儿可是她这一批货里,最值钱的了,“行,不过这个价格可不低,一万二。”
  因为有了前面几个买家,女孩儿也微微知道了,在这里自己是多么的不值钱,但是一万二可比之前的两个加起来都要多。
  杨正点了点头,随后把自己之前准备的钱全部拿了出来递给了那个老女人。
  “你看看。”
  一拿到钱,老女人可是乐坏了,没到这一趟,自己还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原本还想着,如果这个男人要是嫌多,在便宜他两千的。
  不过,没有人嫌弃钱多,所以老女人就放着大家伙的面,把钱数了一遍。
  因为都是一块五块的,数起来也是十分的麻烦。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老女人才笑着说道:
  “正好,你可以把她带走了。”
  吴楚珊心中一凉,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悲哀过,不过是一万二,自己的命就这么随意的被决定了。
  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人,再加上杨正即使穿的破旧,但是长得还是可以,所以也有几个大胆的女孩儿,毛遂自荐。
  不过,杨正根本不搭理。
  杨正把之前拿来的蓑衣给吴楚珊穿上了。
  因为害怕,吴楚珊没有反应。
  杨正牵着吴楚珊就往家里走。
  没想到半路上看到了二牛那个傻子。
  看到二牛旁边那个被打的女人,吴楚珊想到了自己。
  前几天,吴楚珊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却不料竟然走丢了!一直在喊,可哪里也找不到朋友,最后是一个老人告诉吴楚珊,她似乎看到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吴楚珊跟着她走,却不料走着走着竟然被人从后面打晕拖进了面包车里,等再醒来,就在这里了。
  “你不要靠近我!我不是你媳妇儿!”
  此时只能听到二牛旁边那个女人崩溃地哭着,“你们放我走,你们这是犯罪的!”
  “啪——”
  女人直接被二牛的妈妈打了。
  
  ------题外话------
  我之前看到一张图片,突然很是感触,女孩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我们不能决定别人的价值观,唯有保护好自己。
  同时也希望每一个男孩子都能被教导去尊重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