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752回

  曲终人散,众人早在机场那边已经分道扬镳,罗青羽和安东等人在下午回到魔都。
  这次的工作已告一段落,众人各回各家,明天还要上班。
  包括罗青羽,对她来说,人世间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明天要上班了,她今天居然忙了一整天,而不是在家躺一天。
  可以说,今年是她最忙最累的一年。
  在旅游途中被召回本来就累,还要马不停蹄的开始工作。结束这份活,接下来便是地狱式的全年无休的三个月。
  太累了,想跳楼。
  在回来的途中,她的脑子一直纠结于明天的课要不要延迟。直到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才放弃这个念头。
  没办法,她不想纵容自己养成随意改变原则的习惯。
  谁让她接那么多工作?本来可以拒接的。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爬完,不能让别人为她的任性买单,是吧?
  嗯,就是这样……
  “罗小姐,”在她踏入客厅的时候,管家接过她的行李,笑盈盈道,“先生回来了。”
  “诶?”罗青羽一愣,条件反射的问,“什么时候?”
  “刚回到不久,正在卧室休息。”
  “……”
  呆站原地片刻,管家走开了,她才醒悟过来,一股狂喜涌上心头。刚要蹑手蹑脚上去吓他一跳,忽又想到,不管他明天能不能在家,她也要请一天假!
  做人不能太死板,今年这批学员是艺员,不是未成年,时间可以灵活挪用。
  人活一辈子,要分清楚什么是最重要的,对吧?
  她和年哥一直聚少离多,能多处一日算一日。光阴一去不复返,前尘往事不可追,未来尚可期。
  意外和明天不知哪个先来,要把握现在。
  打定主意,立马给史亚打电话,所幸对方知道她刚拍完外景回来,休息一两天无可厚非。大家都是朋友嘛,何必这么计较?三个月后补回一周课就行。
  罗青羽:“……你是周扒皮隔世传人吗?两天。”
  对方说休息一两天很正常,她便打蛇随棍上,延迟两天。课程结束后再补两天课,不拖不欠,就这么定了。
  掏钱的人同意了,熊氏机构当然是应允了。
  延迟两天上课,她欢快地扔开手机,抛开尘世俗事,轻手轻脚的来到年哥的卧室门口轻轻一推。
  房门无声无息地开了,她在门口探头探脑往里边瞄一眼。
  哟,睡着了,呼吸平稳,似乎睡得死沉死沉的。也是,他的工作多半是脑力活,不比她的体力活轻松。平时不觉得疲惫,一到放松时刻便累成一头牛。
  瞧瞧,他的脸瘦得只剩骨架了(她认为)。她是过来人,懂的,还是不打扰他了。
  让他多睡一会,晚上一起吃饭。
  知道他在家,她心里便踏实了,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掩上他的房门,她回到自己房间,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满室芬芳的花香浴。
  末了,把头发吹得半干,换上一套家常服才出来。
  这时分,已近黄昏。
  走廊上,她衣裳宽松轻逸,乌黑长发披散在身后,整个人看起来一派温婉娴静。
  极具欺骗性,容易使外人产生一个国民好媳妇的错觉。
  当然,她也觉得自己是一位国民好媳妇,太贤惠了有木有。能赚钱,不粘人,还超级体贴。
  这不,她见年哥依旧熟睡,一时兴起跑到走廊尽头,豪爽的跃上露台的栏杆。一脸情深的仰望繁星密布的夜空,放开喉咙来一段音频不稳定的女高音:
  “哦哦……”
  咣啷,骤然响起的女巫式唱腔,把家里所有员工吓得浑身一哆嗦。仿佛浑身触电一般,有位佣人端菜的手没拿稳,咣啷一下,砸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佣人吓得直向管家道歉。
  “知道了,”管家很淡定,“下次拿稳一点。”
  女主人有些间歇性神经质,习惯就好。
  还有正在花园里修剪草木的保镖兼园丁小洪,一个不慎,把圆形的绿植给剪出一个浅坑。
  他:“……”
  木事,用水调些泥巴把误剪的枝干黏回原位,若有人问起就说他在尝试嫁接新品种……
  而罪魁祸首罗小妹,吊完嗓子,站在稳固厚实的露台栏杆上,向夜空做了一个跳水运动员的姿势。卟嗵一声,跳进阳台下的游泳池里,激起一大片水花。
  嘁,失败。
  这里是二楼,露台之下就是游泳池,方便一家大小跳水玩的(请勿模仿)。
  穿着衣服游泳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罗青羽浮出水面,抹把脸。拖着臃肿沉重的衣物刚要上岸,头顶传来一道轻.佻的口哨声。
  她仰脸一看,发现刚才仍在卧室里沉睡的人此刻站在露台,目露微笑,手肘抵在栏杆上,一派慵懒悠闲的俯视着她。
  “美女,约吗?”他戏谑道。
  “怎么约?”罗小妹泡在水里,无比纯真的问。
  “上来,我慢慢跟你解释。”他一脸轻.佻道。
  “你下来,我要在水里听。”罗小妹依旧天真道,同时展开双臂,“不怕,我能接住你。”
  哟嗬,小姑娘家家的,大言不惭。
  农伯年浓眉一扬,二话不说直接双手一扯,上衣被撕开随手一扔。长腿轻松踩在栏杆上,裸着结实的上身直接往她这边一扑。
  卟嗵,花美男在不远处完美落水,激起的水花泼她一脸。
  “失败失败!水花比我多……”
  她开心笑着,话音刚落,身前哗啦一声,一道宽厚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温厚低沉的嗓音透出一丝性.感:
  “谁说的?”
  说完,双手捧着她的脸,俯首噙住那渴望已久的唇瓣……
  他回来了,带回一个好消息,不管是原版干粉丸子抑或是他复制出来的药丸,都能很好地抑制疫情的发生。
  前世的灾情,这辈子应该可以避免。
  另外,根据前世的经验,他经过长达20天的隔离才回来的。暂时不走了,他接到魔都某学院的邀请,在这里上一个学期的课,正好两人能够好好聚聚。
  当然,即便干粉丸子对疫情有效果,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在家一边将养着,一边留意世界各地的状况。
  养精蓄锐,防止有突发情况发生。
  ……
  昨晚睡得早,第二天的凌晨五点半,二人神清气爽的出去晨跑。
  途经湖泊的岸边时放缓速度,迎着晨光漫步,垂柳随风轻拂,水面波光潋滟,分外清凉。
  岁月无限好,一眨眼,他俩重生二十余年。
  想到那日采访说的话,罗青羽一时感触,脱口而出,“年哥,要不咱们领证吧?”
  唔?农伯年正在回应路人的招呼,神色温和,一时没留意听:“你刚说什么?”
  “领证,咱们领证。”重要的话多说两遍。
  “……”他看看前方,又瞅瞅她,神色如常,“你确定?”
  见她点头,那还说啥,走吧!扯证去。
  ------题外话------
  哈哈,实在找不到延误更新的理由,只好哈哈一笑掩饰作者内心的愧疚(如果有的话)~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月票和打赏的支持~
  今天木有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