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 第809章 香水

第809章 香水

“你太自信了,渣警,我猜对了,你邀约的术士先生完蛋了。”
  
  墨西哥术士确实完蛋了,悲剧已经发生。
  
  这个被巴拉克抓起来的术士,刚出狱没多久,就被王警长给祸害了。罪人是怎么练成的,也许就是这样的练成的。
  
  我是罪人,我该悔罪。
  
  秦大师接到了王警长的悔罪电话。
  
  “主会宽恕你的.....主说,你不能一错再错,收手吧,终止调查.......如果执迷不悟,主会降罪并惩罚你.....主说,等这个冥顽不灵的警长升天堂后,逾越节宰杀的羊羔一拿走,警长得到的就是那样的下场,你需要祷告,你需要虔诚,你看着吧,警长.....祷告结束。”
  
  又开始了,现实和不现实在来回的切换。
  
  阿拉斯古猛镇教堂里耶稣被钉死的地方,有彩色蜡笔和魔笔涂过的痕迹。
  
  一股湿润的暖风从南方吹了过来,钻进了窗户。
  
  空气温和而清新,黑暗里,警局外竟然有青蛙的鸣叫声,它们躲在杂草中打架求偶。
  
  这真是个奇怪的镇子,和冒险古堡一样都是那么的奇怪。
  
  警长坐在窗户前,手里还在擦拭着那支火焰枪。
  
  “渣警,你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两样东西。”
  
  “什么?”
  
  “垂死挣扎,愚蠢傲慢的十字军战士,你的样子像是在进行你战争生涯中的最后一场战斗,有去无回的战斗。”
  
  “有这么严重吗?”
  
  “你很紧张,你从地陷的现场回来之后你就很紧张。”
  
  “我不紧张,我只想着干掉不速之客。”
  
  “所以,我想到了第二个,坟墓。”
  
  “???”
  
  “我们如果死在这里,警局不就是我们的坟墓吗?”
  
  森西在弗洛斯姆雪镇警察局的档案柜中找到了一些卷宗,她在一份一份的看。
  
  “你想找什么?”
  
  “我在找有关古堡的案子,反正没事干,我们可以从罪孽中找线索。”
  
  “我不认为你这么做是有效的,亲爱的,我们其实完全可以做点实在的事情,比如,说点阳光灿烂的事情,别想着坟墓。”
  
  “渣警,你看这个案子,贩卖妇女案子,卷宗上说犯罪人是有组织的进行贩卖人口,同理,古堡案子是有组织的,还是没有组织的犯罪呢?”
  
  森西提出这样的说法,王灯明觉得有点意思,尽管是超自然的灵异案子,但森西的提议并不违背犯罪的类别划分。
  
  问题集中在红眼人身上。
  
  “暮骷谷,阿拉斯古猛镇教堂,阿拉斯古猛镇警察局,直到冒险古堡,这家伙都出现过,是同一个人吗?”
  
  “看上起是同一个人,他的脸部特征基本相同,眼睛是一样的,但仔细的回想,好像是有那么点差别,距离的问题会让这种微小的差别抹掉。”
  
  “假设是同一个人,我们可以说这是没组织的犯罪,假如不是同一个人,渣警,我们看到的人将会是三个,甚至是四个同样着装的红眼人,你认为呢?”
  
  警长拿起那份卷宗看了看,放下后说道:“如果真的有这么多红眼人,是不是可以说,类似冒险古堡,阿拉斯古猛镇教堂这样的地方还会出现?”
  
  森西笑道:“我没这么想过,也许你是对的,经纬直线上再出现类似的案子,那我们可以说这是有组织的犯罪。”
  
  王灯明傻笑起来。
  
  “笑什么?”
  
  “兔子秦说,主会惩罚我的,亲爱的,你来救救我好吗?
  
  森西:“你打算终止调查了吗?”
  
  “墨西哥术士是不会白死的!”
  
  “我刚刚说的坟墓,你又忘记了?打赌吧,今晚红眼先生会不会来警局拜访呢。”
  
  “欢迎,我热烈的欢迎,我愿跟他分享醇香的葡萄酒,来吧!”
  
  森西继续看卷宗。
  
  “你今晚换香水了?”
  
  “我今晚没用香水。”
  
  王灯明凑在她的头发上闻了闻。
  
  “不,你肯定换香水了。”
  
  “那是洗发水的香味好吗?”
  
  “那你肯定换了洗发水。”
  
  “没换,一直用那瓶的,芙红艳洗发露,沐浴露也是原来的牌子。”
  
  警长神兮兮的跑进洗澡间。
  
  等他出来的时候,森西笑问:“你总是那么的固执和愚蠢。”
  
  王灯明对着森西全身上下都闻闻,像条猎犬。
  
  “你到底在干什么,你想成为一条狗吗?”
  
  “太奇怪了,洗澡去。”
  
  “背我过去,抱我也行....”
  
  洗完澡,王灯明又开始嗅,还是那个味,奇怪的花香味道。
  
  “不秒,我的嗅觉出问题了吗?”
  
  “该死的,你趁机揩油!”
  
  当夜,红眼先生再次失约。
  
  次日,斯高.莫里:警长,我建议你还是去古堡之内吧,大块头出现的概率会大很多的。”
  
  王灯明仍然不想那么干,他钻牛角尖了,他认为翡翠雕像一定是红眼先生要找的东西,有它的话,这位先生一定会登门拜访。
  
  警长想结束这个案子,干掉红眼人案子就会结束。
  
  至于古堡发生的一系列案子的真相是什么,顺其自然吧。他也不打算逮着红眼人,那太难抓了。
  
  墨西哥术士的意外嗝屁,对王灯明的打击还是有点猛。
  
  森西再次跟他对着干:“干掉红眼人根本称不上破案,我希望你能抓着他。”
  
  当晚,王灯明从超市卖了一支洗发露,一支沐浴露,他把原来的都换掉,他亲自见证森西用上新的沐浴露。
  
  当森西洗好澡,王灯明凑上去闻。
  
  “糟糕,不是我的鼻子问题,是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以前从来没有的体香。”
  
  森西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又闻闻王灯明拿过来的沐浴露和洗发露,说道:“你不但眼睛出问题了,连鼻子都出问题了,我身上的香味好闻吗?”
  
  “非常好闻,让人把控不住的,亲爱的”
  
  “那最好,省的你去打别的女人的主意,就像罗南那样的,很奇怪,斯高.莫里三番五次的邀请你,你为什么不去,那是接近罗南的最好时机。”
  
  “别把我想的那么渣好吗?”
  
  “好吧,第三夜了,红眼先生今晚会来吗?”
  
  “我想会吧,事不过三,会的,我今晚让他尝尝烤乳猪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