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问天:长恨歌 > 一卷 三节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上

一卷 三节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上


  九鼎还阳,死复长生。
  单是还阳二字,便可乱天下诸雄,长生之法,更能引起惊涛骇浪,大乱人间。简单的八个字,若传于世,怕是会生出无穷乱果。
  长生,千万年来修士修行所追寻的最终目标,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此乃修行之根本,亦是修行意义所在,哪怕是圣人也摆脱不掉‘长生’二字的诱惑。
  然,大道无情,无尽岁月以来,哪怕你才惊艳艳,哪怕你得天独厚,依旧逃不过岁月的摧残;任你武功盖世,任你法力无边,到头来终究不过尘归尘土归土。
  长生二字,更多的像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虽心生向往,却始终无人可触可得。
  鬼谷仙经开篇所言,九鼎还阳,死复长生,八个字,其实已然道尽世间万法之根本,修士修行之根源。
  鬼谷仙经是楚度生平所见最诡异玄幻的奇书,它并不是什么功法,其中也没有任何可供人修炼的术法,反倒是对自古以来神神秘秘的鬼魂一类触及繁多。
  当年传说千年一现的青铜古殿一行,他苦寻七日,却只得此物,后钻研数年,却始终对其中记载不以为然,他始终认为,人死如灯灭,若这世上真有鬼魂存在,死在他枪下的亡魂也不在少数,为何他从未见过?
  鬼魂一说,他曾难以接受,长生之路他亦曾和这世上大多修士差不太多。
  然而,事事无常,曾被其嗤之以鼻笑为无稽之谈的鬼谷仙经,如今却成为他唯一的希望。
  人啊,到头来往往都会为曾经无知的自己买单,若当初早一点相信,若当初早一点找寻,若当初……是不是如今便不会那么痛苦?
  可惜,这世上唯一不能更改的,便是重来……
  入夜,十万大山深处,一弯明月穿过繁星,从天空中照耀而下,月光下,一个丈许宽的圆形幽潭,潭水清澈,碧光粼粼,映的四周一片明亮。
  幽潭的水面上散发层层寒气,如烟升起,又缓慢折返,周而复始。
  潭水周边寸草不生,大约两三丈处,愕然屹立着一棵奇形怪状的参天大树,大的出奇,大的让人望而生畏。
  枝干似铁,霜皮龙鳞,古树宛如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不可一世的傲立,铮铮枝叶风撼不动。
  潭边,楚度默然而立,一丝惆怅写满猩红的双眸。
  记忆中的景象一成不变,少了的,只是那一年突然出现的无尽黑雾,虽是曾经一样的景色,再回首,却已是天涯路远,物是人非……
  “少爷,你在想什么?”幽月发问,与以往的冰冷不同,她脸上的笑容始终淡淡的挂着,与过去的楚度一样,除却二人的脸色调了个对过,一切放佛从未改变。
  幽月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彻底打动楚度内心所需,对于楚度来说,目前比报仇更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寻找九鼎,故而四人一群,来到有号称十万大山最神秘之地,造化泉眼所在。
  造化泉眼便是幽潭,此泉是十万大山地脉之气汇集之处,有夺天地造化之能,可解天下万毒。数十年前,楚度眼入异物,双目失明,幽月与其寻到此处取泉水解毒,这才轻车熟路,很容易便寻到此处。
  一路走来,楚度除了有点沉默外,情绪稳定不少,这让风轻尘三人稍加心宽。
  “这棵巨树之上有古怪!”
  风轻尘顺口接下楚度依旧沉默的尴尬,算是为幽月解了围,然而楚度却是一点儿也不解风情,只听‘扑通’一声,他纵身一跃,一头扎进幽潭之中,快速向着潭底游去,转眼不见影踪。
  “这……”风轻尘哑口无言,看着潭边默然屹立的幽月,没由来的,心底生出一丝感伤:
  “楚小子神经失常,幽月你……”宽慰的话还未说完,风轻尘便无奈住口不语,因为幽月只是潭边稍站,便紧随着楚度的步伐而去。
  四目相对,风轻尘与齐皓相视默然,虽未出声,但那无言的无奈,犹如这晚风瑟瑟,如暮秋凉。
  如果说失去是心疼,那么等待,便是凄凉,然而,孤单就像一颗种子,一旦掩埋于尘土,浇灌着,呵护着,也同样会茁壮成长着……
  ‘扑通’一声,齐皓决然跟随,一声叹息划过夜空,风轻尘深深看了一眼巨树没有尽头的上空,身形紧跟着消失不见。
  幽潭不算太深,不多时,楚度四人便到达潭底,修为达到先天境界之时,胎息之法便可无师自通。
  神州浩土,修士以修道为主,修炼起始有两大境界,一曰后天境,分九重,九转入先天;二曰先天境,分九重,九转入道境。
  “道”是一种境界,亦是所有境界的称谓,突破先天境界之后,便没有了杂乱的境界划分,修士之间的实力划分统称九重天,一为低,九为高,以此类推。
  随着无尽岁月的演变,天地之间的灵气越来越淡薄,修士修炼亦同样越加困难,近千年来,能够突破先天之境进入真正九重天境界之人寥寥无几,故而九重天又被修士划分出五个大境界,一曰入道,二曰悟道,三曰得道,四曰斩道,五曰成道。
  九重天一二重为入道境,三四重为悟道境,五六重为得道境,七八重斩道境,第九重成道境。
  然,境界虽如此明朗,能够踏入入道境之人亦不在多数,据某些潜心修炼的大能之士所言,这个世界,已经不在适合修行。
  数十年前,传说中千年一现的青铜古殿现身于极西之地茫茫无尽沙海,自那日起,天地灵气忽而如青烟般弥漫,天地之间的灵气一日比一日浑厚,数不清的修为卡在先天九重天巅峰之境的修士如雨后春笋,纷纷突破。
  物极必反,但凡有点聪明之辈,均明白这个道理,一个修炼大世已然来临。
  如今的楚度,修为在悟道三重天之境,与楚度差不多年龄之人,修为几乎都卡在入道九重天境界左右,单以境界而言,楚度远超同龄之人。
  至于风轻尘,他的修为亦是在悟道境,不过其已经站在悟道九重天之境,距离更高的得道境也不过一步之遥,其乃是神州浩土巅峰高手之一。
  幽潭下,楚度率先来到初得九鼎之一的地方,水中的一面石壁前。
  “大道苒苒,不知所谓,量力而行,莫论成非。”
  十六个大字跃然于石壁之上,苍劲古朴,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竟让人油然而生出一股超脱三千红尘之意。
  此十六字数十年前便存在,时过境迁,它依旧如故。
  楚度仅是扫了一眼石壁,便不再多看,他放出如汪洋大海般的神识,遍布在四周层层石壁上,每一个角落,甚至连一颗石子也不放过,仔仔细细的搜索着哪怕一丁点有关第五樽金鼎的线索。
  幽月齐皓二人也忙碌着,游来游去,敲敲打打,忙的不亦乐乎。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就静不可闻的潭底越发寂静,楚度的脸色也越发黯然。
  惆怅,沉默。
  清澈见底的潭水从楚度头顶四周荡起层层水波,他静静的站着,像是一块深埋在地底的石头,一动不动。
  幽月齐皓二人一言不发,确切的来说他们对楚度的状况根本无能为力,希望越大失望便越大,这是此时对应楚度内心最真实的写照,那无端而起的层层水波,分明是其疯狂催动神识,从而引发的动荡。
  神识乃是无形之物,此刻竟然被楚度使用的犹若实质,可想而知其平静外表下的内心之中,其实如这水波般,荡漾不堪。
  没有希望便不会有失望,但是若没有开始的希望,又如何能得到最终的希望?
  人啊,其实是最自相矛盾的动物。
  “莫非风前辈寻到些蛛丝马迹?”因水底说话不便,故而齐皓对楚度三人使用传音之法。
  闻言,岿然不动的楚度忽而望去,只见风轻尘在那十六个古字前负手而立,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如同古字上一般无二的古朴气息。
  “莫要去打扰他!”
  凝视良久,楚度深呼一口气,终于开口,他不确定风轻尘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东西,但他能察觉得到其周身上下天地灵气的活跃,不出意外的话,风轻尘有可能成为当今天下他所知道的,第一个,突破悟道境界进入得道境界之人。
  修者每一个境界的突破均是自身最虚弱的时候,运气不好的话,甚至一个微不足道的声音也是致命的打击。
  像风轻尘这种大境界的突破,稍有不慎,轻则一身修为付之东流,重则这幽潭便是其埋骨之所。
  楚度疯起来确实是六亲不认,但此刻他是清醒的,虽心有着急询问风轻尘发现的线索,但此时此刻他生生制止住自己那近乎无懈可击的魔障。
  失去神智并非楚度所愿,只是太多时候他无法控制,那抹残阳下的一幕,是他永远无法忘却的伤痕,深入骨髓,深入灵魂。
  以往的楚度并非如此,他也曾有过热血沸腾,有过朝气蓬勃,有过铮铮傲骨,而不是如今这般整个人死气沉沉,犹如行尸走肉。
  然而,世事无常,那个曾经压得神州浩土所有天之骄子抬不起头来的年轻后辈第一人,终是天妒英才,一夜之间沦落成疯子一般的存在。
  命运二字,有时真的让人有口难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风轻尘的周围,天地之间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形成一个青色蚕茧,把其囊入其中,原本清澈见底的幽潭开始变的浑浊,仅几个呼吸的功夫,肉眼便再也无法轻易辨别方向。
  “和我一起暂时离开这里。”
  静默的楚度突然开口,他的语气略微有些吃惊,对天地灵气异常敏感的他发现自身的法力正在缓慢流逝,虽然只有一丝,却有慢慢加快的迹象,他虽不解,但猜也能猜到是风轻尘突然快要突破境界搞得鬼。
  当下,楚度手掌一翻,五个巴掌大小的白玉瓷瓶出现在其面前,大手一挥,玉瓶飞向风轻尘,有绿色液体从瓶中流出,而后快速融入青色蚕茧。
  做完这一切后,楚度并没有向幽潭上方游去,他来到一个角落里,对着石壁轻轻一掌,一个一人高的空洞显现,一大股清水流入,他似早有预料,一走一顿间,带着幽月与齐皓顺洞而出,逆流而上。
  不多时前方豁然开朗了起来,原本只有一人大小的岩洞,变的如同大海湖泊般,开阔起来。
  向上数十丈,三人缓缓浮出水面。没有想象中的黑暗,不算耀眼的光芒四射,映的水面闪闪发光,正前方,一巨大岩洞展现在三人眼前。
  三人上岸,幽深的洞体中,一股凉爽扑面而来。白晃晃的光芒抚摸在悬挂的钟乳石上,使一个个光洁亮丽的石形各具情态流光溢彩。
  一块‘百叶石幔’恰似一个文字女人飘逸的百褶裙,轻轻向前迈动高雅的步子时,裙幅褶皱里露出零零星星的花朵,忽隐忽现、幽幽含香、玄妙无比,身后淡淡的芳香让人回味无穷、心驰神往。
  白色光芒倒影的衬托下,熔岩颜色不断变化,美轮美奂,入眼深处,一个非常华丽的水池,池内,一层晶莹剔透的乳白色钟乳液体,如出水芙蓉,淋漓光亮。
  楚度对此间之物毫不陌生,他自顾寻到一个角落靠石壁而坐,盯着河水发呆,连看也不看那池中一看便是不凡之物一眼。
  此间乃十万大山深处的一条地下暗河,那池中扑面而来的芳香,乃是江湖传说中的疗伤圣药,钟乳灵液,说其生死人肉白骨有点夸大其词,不过若不是致命之伤,只需口服一滴,短时间内便能快速疗伤,旗鼓相当的对敌当中,有这样的灵物,无疑立于先天不败之地。
  此物最主要的效果不在疗伤一途,它可以让修为卡在瓶颈上的修士增加突破几率,其中所蕴含的灵气异常惊人。
  所谓的造化泉眼,不过是这里的钟乳灵液所散发出的浓厚灵气于暗河中日复一日浸泡,从而产生变异的河水罢了,只不过那幽潭之水却能解天下间大多数的毒物。
  江湖传说,造化泉眼乃是十万大山山脉汇集之地,此话不假,只不过位置有些偏差,十万大山真正的汇集之地其实是在此处。
  当年楚度与幽月亦是偶然间寻到此处,楚度之所以对那池中的疗伤圣药视若无物,那是因为那本就是他取剩下的东西,钟乳灵液一年形成一滴,当年那池中足有大半池,如今却已然见底,可见被其取走了多少。
  近几年来,他手中的钟乳灵液被其用掉不少,救云秋水之时,更是近乎被其消耗一空,适才抛向风轻尘的玉瓶之中所盛之物,便是他现在手中为数不多的钟乳灵液。
  事实上楚度亦未曾想到悟道境的突破竟然能用到如此惊人的灵气,无巧不成书,他冲风轻尘抛出的钟乳灵液还真助其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