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问天:长恨歌 > 一卷 一节 物是人非

一卷 一节 物是人非


  虚度,是人生的一场大病,亦是一场大梦,大梦不醒,或许只是不愿意醒来……
  戊戌年正月十六。
  暗夜,大雨滂沱,扬州城的古道上,楚度醉问青天,拖着阑珊的步伐,缓缓前行。
  仰头灌下一口烈酒,眼前又出现她的模样,红衣青衫,乌黑云鬓,面如芙蓉,眉如柳。
  “你回来看我了……”楚度对着面前的空气傻笑着,缓步上前,轻轻搂着空气,眼睛紧闭,贪婪着呼吸着并不存在的味道。
  夜色中两三行人匆匆,如此磅礴大雨,没人愿意像个傻子一样接受洗礼。
  “等着我,等我办完事情,就去陪你……”
  雨水滑落,淋湿了记忆中的影像,伸手触摸时却不复存在,原来一切都只是记忆。
  患得患失,楚度从迷茫中稍微清醒过来,拎着酒坛再次前行,不多时,来到一座府邸前,府门豪气壮观,上书两个大字,唐门。
  唐门,江湖十大名门之一,地位崇高,武林威望甚远。
  “砰,砰,砰!”门邸前,楚度边向嘴中灌着酒,边砸门,醉态横生。
  “大半夜的,谁那么不长眼睛?”片刻,门内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吱’的一声,大门打开一道缝隙,一人侧脸向外望去,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楚度,阴阳怪气道:
  “这是哪来的酒鬼?可知此地乃唐门所在?活够了吗?”
  “让唐傲天出来!”楚度起身,走着站不稳的步伐,似是随时都能倒下。
  “我说你谁啊?竟敢这么称呼我们门主?”这来人也挺聪明,见来者不善,并未出门讨要说法,反而仅开的一丝门缝,又稍稍关闭了些。
  “楚度。”猛灌一口烈酒,楚度道出自己的姓名。
  “那个楚度?”
  “这天下,能有几个楚度?”
  大雨冲谈沉默,仅是片刻,门内那人一声惊呼,‘砰’的一声紧闭大门,带着细微的惊呼声,渐行渐远。
  “哼哼……”醉的不成人样的楚度无声冷笑,抬起一脚,两扇玄铁所制的大门应声飞出。
  “唐傲天,给老子滚出来!”
  楚度站在院子里,声音震耳欲聋,传遍四野,倾盆大雨湿透他的衣衫,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晶莹顺着猩红的双眼滑落,掺杂着无边怒火。
  “何方宵小,竟敢在此撒野!”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漫天倾盆从其头顶隔开两旁,竟无法渗透他的衣衫。先前开门的那仆人早已不见踪迹,不知躲在了什么地方。
  “我只为唐傲天而来,不想伤及他人。”再次灌下一口烈酒,楚度看也未看来人一眼。
  “年纪不大,好的的口气,吃我一招!”来人恼羞成怒,一道残影掠过,无声来到楚度身旁。
  “住手!”虚空中一道声音传来,然而为时已晚,金光闪过,楚度手起手落,向他袭来之人顿时定在当场,下一刻,鲜血从其眉心渗出,不甘倒下,当场毙命。
  如若碾死一只蚂蚁,楚度自顾自的喝着酒,眼神中的那丝淡然,不尽让人生出后怕。
  “楚小友以往从不滥杀无辜的!”先前那道声音的主人踏着虚空而来,缓缓落在楚度不远处,看着地上的尸体,眼神中一阵茫然。
  “你也说了,那是以往,不是吗?唐大门主!”楚度冷眼看着对面的中年人,来人正是唐门当代家主,唐傲天。
  “我知道秋水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但是你如此这般滥杀无辜,不怕惹得江湖中人群起而杀之吗?”
  “那又如何?”楚度猛的甩出手中酒坛,酒坛落地,溅起一片水花,他近乎嘶吼的接着道:
  “我这如果是乱杀无辜,你们算是什么?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狗屁长生之法,竟然如此惨无人道,对龙门客栈斩尽杀绝,说!”楚度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唐傲天:
  “谁是带头之人!”
  “何必呢?知道又能怎样?楚度,秋水已经死了!”唐傲天眉宇下闪烁着阴霾,雨夜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胡说!”金光一闪,楚度瞬间出现在唐傲天面前,伸手掐住其脖子,一把推在庭院的柱子上,凉亭顿时猛然晃动,坍塌一块。
  “她没死!”楚度瞳孔怒张,冷冷的注视着唐傲天。
  “咳……咳……”被掐住脖子的唐傲天忍着窒息感沙哑道:
  “楚度,接受现实吧!秋水已经死了!”
  “我再说一遍,她没死!”楚度咬牙切齿,手掌的力气不断加大,掐的唐傲天直翻白眼,眼看便要魂归西天。
  蓦然,楚度手指上戴着的墨绿戒指之上闪过一道光芒,一股清凉提神灌顶,楚度从迷失中渐渐清醒,手上的力道不自觉轻了些。
  松开手掌,楚度冷眼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唐傲天淡淡道:
  “秋水出身唐门,你是其长辈,告诉我,谁是带头人?”
  “我真不知道!”唐傲天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死不承认。
  “害……”楚度突然住嘴,摸了摸微疼的脑袋:
  “伏击秋水之人你也有份,看在秋水的面子上,我不杀你,唐门中没人是我的对手,别逼我对不相干的人动手。”
  淡淡的杀意从楚度身上涌出,没有铺天盖地,直指唐傲天,随着修为的增涨,他对自身‘气’的控制越发高深莫测,但有时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往往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比如,滥杀无辜……
  “宫晴歌!”似是感受到楚度真切的杀意,唐傲天不在坚持,楚度说的对,唐门中没人能阻止他,包括他自己。
  “宫晴歌联系的我,她应该知道带头人是谁!”
  “宫晴歌!”楚度一阵恍惚,眼前闪过当年误入蝶恋居时,被囚禁的画面,宫晴歌便是蝶恋居的宗主,与唐门一样,亦是十大名门之一,谈不上深交,但也算熟识,好,真好!
  目光一寒,楚度伸手快速在唐傲天身上连拍数下,起身缓步向外走去。
  “你……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身后唐傲天的声音有些颤抖。
  闻言楚度停身转过头来,淡淡的看着唐傲天道:
  “看在秋水的面子上,我不杀你,楚某决不食言。”
  “你这样做,比杀了我还难受!”唐傲天咬牙切齿,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楚度早已千疮百孔。
  “对于我来说,这点痛,不算什么……”楚度自嘲的摇着头,近些日子以来,他越发觉得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脑袋很少有清醒的时候,此刻看着唐傲天这幅模样,莫名的,他心中有股快感,复仇的快感,这让他心中舒服不少。
  “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一个人也对抗不了他们!”唐傲天的恨意无法用言语表达,若先前背水一战,不见得没有获胜的希望。
  “放过我?哈哈哈哈……”楚度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笑的近乎癫痫。笑声戛然而止,他冷冷的看着唐傲天道:
  “你是第一个,至于其他人,抽丝剥茧,楚某会一一登门拜访!”
  雨依旧清晰,夜依旧幽静,却物是人非。